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两个我

2019-05-17 11:22: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后面躲藏了另一个“我”,“我”并不是我,“我”会常常在他人不经意时,从我肩膀上探出头,偷偷左右窥望,又会在有人灵敏觉察之际迅速藏回我后面。可是“我”不是恐怖的,反而“我”是恐惧的,是胆怯的,是卑微的,是龌龊的,是可怜的,是被遗忘的,是被唾弃的,是被嘲讽的,是更需要得到帮助的,是更理所当然得到社会包容的,是更应该依附在温柔襁褓之中的,是更理应维系在安全之下的。

今天“我”终于从某种意义上征服了我。因为“我”讨厌尾随在我的后面,“我”实在厌倦了,哪怕耗尽“我”的生命,“我”也要摆脱这种噩运,哪怕只有唯一的一天。 虽然虚弱的“我”匍匐在地上,但“我”做到了把我远远的落在后面,“我”快活的露出微笑,可笑容却又僵持了,“我”的心在颤抖,“我”知道,“我”是不可能长久驻住在我的前面,因为这个社会容不了“我”的存在,若想存在,就得苟且的躲在我的后面,只有夜深了,人静了,才敢佝偻地探出身,独自一人啜泣,然后垂泪至天明。 可今天大不一样了,在我恣意妄为疏忽放纵下,正是“我”吞噬大计大举之时!

“我”压抑住内心的兴奋,深吸了口气,使自己保持冷静,因为只有足够的冷静才能把革命干得淋漓尽致。因此,“我”还是像往常一样默默地紧跟在我的后面,所不同的是今天“我”稍一咧嘴,露出的锋利獠牙便在日光中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踌躇踏过转角的草跟头,又来到了儿时躲藏伤心的地方。这是个荒废已久的寺庙,破烂的门框上倚着两扇红色脱漆并且旧的可怜的门板,一阵风吹过,门生闷的发出清脆的“咿呀”声。在门的左右两旁分别矗立了一尊塑像,塑像色泽模糊,但狰狞鬼异的面容并不减当年的阴森恐怖。跨过高高的门槛,映入眼帘的是大堂,大堂上方的屋顶破了多处窟窿,而正中央则是个大窟窿,几块缺棱烂瓦悬坠在边缘,一些粉尘还不时飘落下来,扬扬撒撒。阳光斜斜的从窟窿投射下来,把大堂的破桌影子拉的斜长。大堂正前方台座上一尊偌大的塑像尤为古怪,它竟然有三个头,并且神情各不相同,但唯一雷同的却是都能令人心生恐惧,瞪圆着眼睛死死盯着看它的人,好像在警告来者不要靠近似的。它胸前挂着一面刻满花纹的铜镜,下摆十分宽松,腰间围着腰带,就如古时为官者的腰带一般。两臂弯曲摆在胸前,左手握了把短剑,右手则缠绕着一串佛珠。然而下身却穿着出奇简单的套裙,套裙很短小,只覆盖至膝盖。裸露在外的小腿上勾勒的肌肉甚是发达。一双类似钢盔甲的凉鞋套在双脚上。大堂两旁都站着形态各异的塑像,但都不是平常我们所熟知的佛像,它们目光凶狞,而且面容丑陋,应该是些鲜为人知的鬼神兵。

我站在大堂正中央,低着头,双手自然下垂,皱紧眉头苦苦的冥想着。“我”则是悄无声息的站在屋外狠狠的怒视屋内,咬紧牙,锋利的獠牙刺破嘴唇,暗红的血从嘴角边倘下,双手紧握,指节摩擦得厉害,发出“啪啦啦”的碎声?。

这里怨气极为浓重,一种极具深沉的闷气窜入肺部直逼心门,压抑得极难再喘第二口场外来自光合作用所绽放的新鲜空气,顿时大脑陷入缺氧陷阱之中,唯一能做的除了苦苦哀求或勉强挣扎外,就得义不容辞的憋足一口气,迅速逃离这里。因而这里也同样削弱了我的力量,尤其是灵敏度,然而对“我”而言,则是步入另一种极端的状态,这是“我”赖以生存的天堂,是“我”怨气的集聚圣地,这二十年来的怨气全部聚集于此。这二十年来的痛苦和折磨,就如一把利剑,它无时无刻地锥刺着“我”的心,这让“我”牢记仇恨,面对这些痛苦和折磨,每晚与“我”相伴的都是无声的抽咽和啜泣,但太多撕心裂肺的嘶吼并没有换来更多的怜悯,反而却得到无尽的讥讽和嘲弄。“我”厌倦了被人捶弃与唾骂,“我”的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也许为的就是今天。

全身萦绕着强盛的怨气,使得“我”的力量空前强大起来。无数的怨气汇入身体,幻化为无坚不摧的愤怒。

于是趁我疏忽大意低头之际,“我”一个箭步,整个人迅速离地腾空而起,飞扑向唯一的目标——我。随即“我”一声长吼,爆炸似的吼声划破天际,回荡在安逸的大堂里,同时撑破嘴角露出锋利无比的獠牙,猛地朝我颈动脉咬去。

獠牙刺破血管,血液霎时喷射而出。

“我”嗅到了可爱至极的血腥味,浓浓的弥漫整座寺庙。

四溅的血洒了“我”一脸血,同时也模糊了“我”双眼。就在此刻,我奋力将“我”甩开,“我”重心不稳跌得老远。

我捂住颈部阻止血液的喷涌,惊恐地望着匍匐在地上的“我”。

残阳投下血红色的余晖,与大堂暗红的血泊交相辉映。

“我”双手抚地,指甲刨刮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响声,目光凶狠,咬牙切齿,整张脸刻画了一个“怒”字。一阵咆哮后,只在一瞬间,影子一闪,两人好像并无距离可言。又是一个飞扑,再次把我扑倒在地。

锐利的指甲嵌入稚嫩的肌体,在琥珀一般毫无瑕疵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血痕;在无情的獠牙沾触到鲜嫩的皮肤时,流经大脑的血印满了“兴奋”二字,“我”这獠牙没有吸血鬼的那样温柔,它所到之处并是一片狼籍,就像被龙卷风肆掠后的村庄,残破不堪。

“我”放肆地撕扯带血的肌体,一块一块带血的肉零散的散落在两旁。

我无力的抖动着,疼痛侵蚀着每一片肌肤。想要忘情的惊叫,但张大嘴却嘶鸣不出半个单字,世界末日的念头忽闪忽闪的掠过脑门。

目光凶狞的“我”狠狠的盯着虚弱的我,但却没有丝毫怜悯。继而张开血盆大口,吐出舌头,舔食尽沾满鲜血的手指,慢悠悠的挑掉残留在指甲缝的肉屑。忽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再度朝我插了过去。硬生地把我一只眼的整颗眼球扯了出来。

随即一声揭斯底里的惨叫荡漾在寺庙之中,好不惬意。我捂住没有眼球的眼眶痛苦的挣扎着。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那朵巨大的黑云游至寺庙上空,瞬间,黑暗笼罩了整座寺庙,大堂也霎时褪去了那幽幽的光明,陷入无止尽的黑暗之中。

“我”张开嘴,用舌头抵了抵上颚,转头憋了一眼堂前的那尊“三头”塑像,然后把手中鲜血淋淋的眼球送入口中。眼球在口腔中来回打转,好个鲜活,当锋利的牙尖刺破饱满的眼球,整颗眼球瞬间炸开,浓浓的肉酱向外四迸,贴满口腔四壁,然后随着唾液被缓缓的咽下食道。

经过一番淋漓的啄食,“我”疲倦的从我身上爬起,面露微笑地朝大门走去,只留下七零八落惨不忍睹的尸体。天空中的黑压压的乌云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又落下了残残的斜阳。

“我”翻开门,抚摸着粗糙的门板,把清晰的血印印在了门板上,似乎在欢庆胜利。但僵在面部的微笑愈看愈似苦笑,转脚走出寺庙,消失在幽长的巷子。

寺庙内静静躺着的尸体被最后一片斜阳照得一片死寂,尸体上方成群成群的绿头苍蝇在快乐的萦绕着,也欲想分得一杯羹。寂静的寺庙里差点就冷落了“扑通”、“扑通”的声响,没错,这是心跳声,这正是从尸体身上艰苦的传出来的,但它又是如此的微弱。

我并没有死?

夜幕悠然的降临在一条悠长的小巷子里,虽然对于“我”而言黑暗是再熟悉不过的,但眼前这条被黑色笼罩得严严实实的小巷更像一个无止尽的迷宫,一个精心准备的迷宫,可这终点是天堂还是地狱?我害怕了起来。

“我”踉跄地左右颠扶着,失了魂似的游荡,心里却是彻底窥空过的空虚。

可就在此时,希望的田野像是被忽然点燃——黑暗的端点忽明忽灭的闪着微光。

那是光明的象征?

“我”再次惶恐的回头,看了一眼那被黑暗吞噬的来路,然后慌张的回转头,鬼斧神差的朝微光忐忑追寻。

也忘自己究竟走了多久,只知道整个天空荡荡的不停绕着脑袋旋转。眼看就能触及光亮,但一伸手,光亮又调皮的瞬间溜远。

当“我”无力地挣扎在断墙时,才发现已经走到巷子的尽头,而且光亮也就在眼前徘徊——显得十分得意。

一抬手就触及鲜活的光亮。顷刻间,光亮无限扩大,强烈的光芒刺痛了眼睛,只能看见一片的白茫茫。

随着眼睛慢慢的适应,展现在眼前的景象却又让“我”呆滞了。一座记忆深刻的寺庙傲然耸立着,顿时,一幕幕血雨腥风充斥着整个脑海。

这不正是“我”刚刚大战过的那座熟悉的寺庙吗?

看着眼前的寺庙,仿佛又能嗅到浓烈的血腥味,此时干涸已久的嘴分泌了大量唾液,“我”不自觉的舔了舔干得起满硬血痂的嘴唇。忽而又晃了晃脑袋,拼命地使自己再度清醒,但大脑却再次炸开了,四周殷熟的景象让沦陷于低谷的“我”更为迷惘。

恐惧的毒药再次蔓延全身。“不可能,不可能……”,“我”哆嗦地嘀咕着,“刚刚自己确实是从这个巷子口走进去的,沿涂也仅随着一条巷子走,并且在颠扶途中并没有发现有岔巷,而且一路走来仅是回头张望过几次,但并未往回走,怎么,怎么竟然从同一个巷子口出来了呢?这不可能,不可能……”

牛皮癣的症状是什么早期的白癜风有那些具体症状表现呢牛皮癣治疗期间的重视事项是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