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六十五章 来自黑暗的召唤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5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六十五章 来自黑暗的召唤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来自黑暗的召唤

只是片刻过后,原本将他们团团包围的狼群已经只剩下了最后的四头,面对着四双血红的狼眸,清舞微微蹙了蹙眉。

这就是凶兽的本性,不断在身边倒下的同伴并没有引发他们的恐惧,反而是将凶兽血脉深处的嗜杀本性完全地激发了出来;若要保全性命,便唯有赶尽杀绝。

再度紧了紧手上的银月,一个瞬步闪身到了一头荒野奔狼的身侧,一刀下去,连停顿也无便踏着凌厉的步伐朝着下一个目标冲击过去;轻灵的身影恍如风中舞蹈的蝶,几个飘逸潇洒的腾挪闪跃,紧接着手起刀落,最后的一头荒野奔狼也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可是清舞却并没有心思休息,方才头脑中一闪而过的莫名心绪令她产生了一种被什么东西窥视着的诡异感觉,心下一沉,那乌黑明亮的美眸骤然间精芒四射,遥遥地望向了深望不见尽头的密林深处。

那里,似乎有什么未知的存在,在注视着这场战斗,更令她倍感忧虑的是……

“临天,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她转过头来,灼灼地凝望着男子略微流露出一丝疲累的眼眸。

落临天愣了一瞬,却不明白她话中之意:“还好,只是有一点累;你发现了什么?”

清舞却只是摇了摇头,转而又将目光投向了密林深处。

难道是她多虑了么?

方才她酣战之际,伴随着身边徒然激射的阵阵血光,头脑之中竟然募地闪现出了一抹杀戮的快意;那一瞬间,心底好像有个若有似无的声音,在鼓励着她杀得更快一些,更狠一些……

虽然那种莫名的心绪只是一闪而逝,但是,清舞心中那隐隐的不安却是越来越深。

“我们还是加快脚步离开这里吧,浓重的血腥味也许会引来其他的凶兽。”清舞微微闭了闭眼,敛下眼底的复杂;现在,还是专注于眼下的路途吧,或许待他们到达了密林深处,自然会找到答案。

两人两兽继续前行,四周的环境安静得只能听到各自的脚步声,就连周围的树木的沙沙作响也难得入耳;那种被什么东西窥视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还有一呼一吸之间,尽是阴冷潮湿的压抑之感。

“清舞,我们已经离狼群足够远了,先休息一下吧。”落临天看出了清舞有些不对劲的情绪,低声建议道。

她也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需要适当的舒缓一下;方才经历了一场血光飞溅的激战,还没有完全平复心境便再度上路,现在他们应该不用担心会有其他的猛兽循着血腥味追寻过来了,她也是时候调整一下了。

静静地倚靠在一棵大树之下,清舞闭上双眸,准备入定休整一会;一旁的落临天见此情形,赶忙站起身来,细细地探查起周围的情况:现在的他无法与她并肩作战,但至少也要守护在她的身边。

旁边的阿力与肉球看到清舞的动作,也强打精神四处观望起来;在方才的战斗中,他们虽然并没发挥很大的作用,但是心绪的冲击却是不小,两兽此时的情绪还是略微有些颓废。毕竟那种鲜血淋漓的场面是常年居住于树林外围的他们永远也没有见到过的,没有失去战斗的意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然而,不知不觉间,清舞竟然在如此危机四伏的环境之中陷入了浅眠;她的脑海之中,隐隐约约又出现了某个虚无缥缈的声音:

“杀吧,杀尽一切,毁灭一切……”

是谁?到底是谁在作怪?

“我是你的心,这是你内心深处的声音……”

不可能!我才不信有这么虚幻的存在!

“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唯有黑暗,才是永恒;只有屠尽现存的一切,才能创造真正的真实……”

一切都是虚幻?别开玩笑了!

“呵呵,我了解你的内心,你的内心深埋着杀戮与黑暗,为何不追随真正的心?”

真正的心?那是什么……

清舞的意识忽然陷入了一片混沌,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番诡异的对话究竟是从何而来,又意指何处……

“清舞!”

“清舞,快醒醒!”

不对,有古怪!

大脑“嗡”地一声鸣响,清舞浑身一震,募地张开了双眸;眼眸之中一丝诡异的暗之色一闪而逝,霎时恢复了清明。

眨了眨依旧璀璨如月的明眸,定定地凝望着眼前这张焦急万分的男子面孔,心中涌起了莫名的温暖。

方才,真的好险!

刚刚若不是落临天及时唤醒了自己,她恐怕就有陷入黑暗意识的危险!

她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周围的空气之中一定混有什么迷乱心智的诡异气息,借着逸散而出的血腥之气发作,不断地激发对象内心深处的嗜杀之意。现在想想,方才后来出现的荒野奔狼群实在有些古怪,即便是凶兽,毫无一丝理智而言的猛攻也显得很不对劲;莫非,他们的嗜杀本性由于那种诡异气息变得愈发强烈了?

抬眸望着落临天忧心不已的神情,她不由得心下一颤:“临天,你方才没有产生什么奇怪的感觉吗?”

落临天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沉声说道:“空气中有种沉重压抑的感觉,好像有些喘不过来气一般,除此之外,倒并无其他的感觉。”话音落下,他复又双目湛湛地望向了清舞:“刚才我发觉你的气息极其不稳定,似乎还有些气势外溢的迹象,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着落临天的回答,清舞却是陷入了沉思:看起来,那诡异的气息只是对像她这样经历过众多杀戮之人具有效果;那个诡异的声音,似乎是要引诱她堕入黑暗,成为只知道杀戮毫无人性的堕落傀儡。

想到这里,她内心深处的愤怒因子被尽数激发了出来:想让姐变成你的杀戮机器?简直做梦!

清舞的神色终于恢复了往日的肆意,微微勾唇,对着落临天绽放出一抹邪气四溢的微笑:“没什么,有个活得不耐烦的家伙妄图控制我的心神,让我变得跟那些荒野奔狼一样嗜杀;呵呵,既然这家伙这么想找死,本小姐又怎能不帮他完成心愿?”

感受到那一抹邪笑之中酝酿着的激烈风暴,落临天条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生气的女人真的很可怕!

“走,继续向密林深处进发!”

清舞一声令下,两人两兽愈发加快了前行的脚步;不过接下来的路途中,除了那暗压抑的感觉依旧存在,清舞倒是再也没有产生那种莫名的思绪。

走在越来越暗的密林之中,他们甚至已经无法分辨白天与黑夜;最糟糕的是,现在连他们的食物也所剩无几了。靠着起初的三日摘到的那些果子充饥,坚持到现在,清舞觉得自己的小脸都快变成绿油油的脆果颜色了。她心中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随时备好足够的干粮!

也不知道她的便宜老师发现她人间蒸发会不会急得发疯?紧接着再发现和她一起失踪的还有落临天,这古怪老头子大概又要跟段禾会长互掐个没完了。还有当日跟在她身后却被杀手缠住的箫洛,不知道他会不会满世界地寻找自己的下落?

当然,最重要的,是与她深深羁绊的他们;通过心绪的传递,身处她的召唤空间中的凌夕尚能知晓她的安全,可是,远在千里之遥的倾煌,若是忽然发现无法与她传音联系,会不会不顾一切地抓狂?

想起那个许久未见的霸气妖孽,心底竟然萌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思念;之前她临行参加炼器师大比之时与他传音,倾煌告诉自己他已经顺利潜回了族中,正准备伺机进入圣地;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成功地进入圣地拿到封印着远古残魂之力的圣物?若是拿到了,他又准备怎么办?

还有身处风临的凤轩,他应该也能察觉到自己无法与他传音交谈了;这小家伙表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肺,可是内心深处的单纯美好却只展现给她一个人。他一定也会焦急万分吧?

清舞想着想着,猛然发觉,自己在这绮罗大陆重获新生不过是不到两年的时间,竟然便有了如此之多的牵挂与思恋;心中情不自禁地涌起了阵阵温馨甜蜜:他们,都是自己重要之人……

还有眼前的他;若是事到如今清舞还不明白落临天对自己的心思,那她也就枉费了他深渊相随的真切心迹了。只不过,还有很多事情,她必须要让他知道;也许在绝地之渊的这段时日,正是时候。

微微抿了抿唇,清舞轻轻地唤住了走在前面的落临天:“临天,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落临天立刻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正迎上清舞那踟蹰之中带着一抹郑重的神色。看到这样的她,落临天不由得微微一震:难道,是自己一直很想知道但却不敢开口的,关于她的那些事情?

“清舞,你是不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试探性地问道,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眸之中,泛着无限期待却又带着一丝忐忑不安。

清舞微微地点了点头,但就在临开口之时,她又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跟他说了;总不能直接说“我是牛叉闪闪的全系召唤师,我和自己的两个契约伙伴都有超出伙伴的亲密关系”吧?

“临天,其实……”

刚刚开口的话被硬生生地打断,清舞与落临天不约而同地猛然回头,两双眸子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密林深处最黑暗的那处所在!

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两人对望一眼,同时明白了对方眼中之意:

那个未知的存在,气息极强,绝不会低于圣级六阶!

清舞眼中的兴味之色愈发浓厚:这绝地之渊果然是个“好”地方,不打便罢,这一打就是群战和越阶作战!

“砰、砰、砰……”这是那未知存在朝着清舞他们这边前进之时,发出的脚步声;每一次砰然巨响,都伴随着一次大地的巨震,为这个未露面目的存在,平添几分难以匹敌的恐怖之感。

清舞情不自禁地握紧了粉拳,暗暗地吞了吞口水;她已经隐约望见了自密林深处渐渐现出身形来的诡异存在,似乎,还真的是个大块头!

余光瞥向了一旁早已经抖成筛糠的长臂灵猿与白灵风兔,她知道这两个家伙能够跟着她走到这里,已经是超越极限了。

向落临天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将手一挥,把阿力和肉球收回了召唤空间;此时已经没空去考虑他们被收入空间之后是不是就无法唤出了。

再度抬眸之际,那个恐怖的存在终于渐渐在两人面前露出了真面目:盘根错节的健硕树根,高耸入云的伟岸树干,令人眼花缭乱的条条藤蔓,这些都不是最关键的;最最令人震惊的是,这偌大一株不知名的巨树,竟然是彻头彻尾的黑色!

黑色的树干,黑色的树根,就连繁茂葱郁的树叶,也是漆黑一片!

绮罗大陆,何时竟然出现了这样一种惊悚至极的植族?

那恐怖的黑色巨树,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黑雾之中;而伴随着巨树的靠近,那丝丝缕缕蕴含着黑暗之力的黑雾,正渐渐露出狰狞的本来面目

,潮水一般朝着清舞这方奔涌而至!

出现中bss一枚,是恶战呢还是秒杀呢还是狠虐呢

陆川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在哪里
绵阳性病医院
陕西那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青海治疗癫痫病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