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资金荒与股灾夹击市场 决策层面临政策选择难题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5

和讯债券消息 据媒体报道,“你需要资金吗?我们可以提供快捷方便的贷款,满足您的资金需求。”在中国诸如此类的营销电话近期变得相当密集。

的“钱荒”不仅搅起货币市场的重重波澜,中国股市也呈现一片惨绿,沪综指在黑色星期一创下逾5%的跌幅。在此之际上述非金融机构资金充沛的广告更像是个讽刺:中国的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脱离的太远。

尽管业界对放水基本不抱希望,而金融机构初尝苦果或许会成为中国倒逼并加快金融体制改革的动力。但暴跌的股市和持续动荡的金融市场显然也让上台不久的新政府面临巨大的压力,管理层要不要释出刺激经济政策的信号以稳定市场信心?

一位不具名的官方消息人士称,“近期股市的暴跌让各方都很焦虑,政府正要求相关部门酝酿制订刺激消费,拉动经济的政策,原则是成熟一项出台一项,包括推动电信业发展的三网融合等。”

上述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称,相关方案正由牵头负责,但他并未透露更多内容。这也让惯例在周三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变的更值得期待。

中国银行间市场资金紧绷的传导效应显然超出各方预料,不仅让所有与银行业相关的负面新闻充分发酵,包括中国工商银行等在内的大型国商行因系统升级导致无法正常运作,也让中国股市自5月29日起的短短十五个交易日之内,累计暴跌292点,市值蒸发逾3万亿元人民币。

沪综指.SSEC周一暴跌5.30%,下破2,000点,收报1,963.235点,跌109.860点,沪深两市当天市值蒸发1.34万亿元。周二则大起大落,一度探至1,849.65点,收盘却跌幅明显收窄至1,959.50,跌幅0.19%。

股市的暴跌及近期的资金荒引发中国网民铺天盖地的大讨论,主要的焦点是政府要不要释放维稳的市场信号及出台刺激经济的政策。

官方人民日报周二发表评论文章称,央行和不是股市的“奶妈”,有关建议都是扬汤止沸之举,不是帮了股市,而是害了股市,只会加剧资本市场的“积贫积弱”,而丝毫无益于一个完善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建设。

这显示出管理层在放水和救市上的强硬态度,但在严峻的市场形势下,引导预期的吹风还是必须的。上海总部副主任凌涛周二在2013()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央行下一步将继续监测银行体系流动性变化,对流动性进行灵活管理;并将稳定预期,引导市场利率趋向合理水平。

钱荒背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严重脱节

尽管始于银行间市场的资金荒早有端倪,但中国近年来新增贷款的规模及M2的余额却并不低,影子银行泛滥以及金融资本脱离于实体经济外的自娱自乐也一直被业界批评。

上周三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传递出新一任政府的明确态度,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稳定性、连续性的同时,逐步有序不停顿地推进改革,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用好增量、盘活存量,更有力地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在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的同时,鼓励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

发改委一位不具名的人士就称,银行业这些年的日子过得太好了,凭借行业垄断获得的暴利和高福利一直被诟病,新一届政府强调金融改革,银行业尝点苦头过过紧日子对推动中国金融领域的下一步改革不是坏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也提到,去年初召开的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虽然提出改革方向,但是没有金融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使得原本计划推出的六项金融改革只能率先从第四项利率市场化突破。

“结果是利率市场化去年搞的热火朝天,各种非贷款类的融资迅速膨胀,由原来的只占社会融资总规模的30%左右一下增长到54%,银行贷款则由过去占全社会融资的70%-80%,下降到46%。”郑新立称。

他指出,现在非贷款类的融资平均利率是银行贷款的三倍以上,15-20%的利率,企业怎么能承受得了?这样的融资是饮鸩止渴,靠高利率的民间借贷来实现稳增长会有极大的风险,所以要通过金融体制改革降低融资成本,满足稳增长对资金的需求。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徐奇渊在其《货币当局在预防流动性危机中的角色》一文中称,目前中国的问题似乎更加复杂,银行系统的期限错配、杠杆率上升,以及活跃的影子银行,与其他背景密切相关,包括利率市场化尚未完成,利率体系存在双轨制建议等。

文章认为,若给定上述外部约束条件,商业银行的期限错配、杠杆率上升符合其盈利的理性。因此,要从根本上缓解金融风险,还需很多方面的长期努力。

要不要释放政策示好信号?

导致中国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脱节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即有制度安排,体制方面的先天不足,也有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诸多行业产能普遍过剩,实体经济获利艰难。

汇丰近期将中国股票评级从加码下调到中性,并将中国2013年GDP增长预估由8.2%下调至7.4%,将2014年增长预估由8.4%下调至7.4%。

面对眼下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的疲弱,中国的新一届政府在政策选择上到底该有所作为?还是等待市场的自我修复?专家们对此看法也相去甚远。

郑新立就指出,目前经济形势严竣,不宜盲目乐观;而要遏止中国经济的下滑势头,下半年宜出台更多稳增长举措,货币政策有放松空间。

他认为,从去年的情况看,下半年把稳增长放在首要位置并出台一系列扩大内需的政策,方使经济在四季度企稳。眼下经济出现第二次下滑,如果不启动更大的政策支持很难转降回升,而汽车和住房仍是最大的消费热点,政策调控的思路宜转变。

据波士顿咨询(BCG)中国消费者洞察智库研究显示,中国消费者正变得更加谨慎且乐观情绪减弱,小城市消费者尤为谨慎;计划在2013年增加支出的消费者占比降至27%,较去年下降11个百分点。

前述接近官方的消息人士亦称,尽管新一届政府寄望推进改革释放制度红利,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要稳定市场信心,政策有释好的必要,包括对诸多投资领域的开放,允许民间资本介入并在审批上全面简化等等,通过民间投资拉动中国经济。

“从金融运行的特点看,要盘活存量更需要有增量的带动,从这个角度看选择不对称降息,降低贷款利率更可行。”该位人士称,这一看法也与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副院长此前接受路透专访时提到,根据经济形势选择不对称降息的观点不谋而合。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徐奇渊也在其文章中提到,央行需要通过制度建设、透明和沟通,为自己的强硬立场发出稳定、明确、可置信的信号。

中国5月物价数据意外低于预期,CPI同比上涨2.1%,投资和消费亦无亮点,5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2%,1-5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0.4%,均低于市场预期。同时PPI进一步下行且在较长时间内转正无望,令市场从担心转为通缩,仍处在低位的工业生产也表明了内需持续低迷,二季度经济恐难乐观。

不过,也有专家认为,尽管目前经济增速放缓,但中国GDP增速仍在7%以上,中国要容忍经济增速放缓的阵痛,而调整结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因此建议政策不宜盲动。

经济学家就表示,今年中国的经济问题不大,一方面没有出台刺激政策的必要,另外这方面的政策筹码也不多。“现在都在等着下半年的三中全会确定改革的方向,城镇化仍将是推动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力。”华生称。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他也建议下半年中国的宏观政策选择宜静不宜动,并预计中国经济今年会呈前低后高的态势,年内GDP增幅仍为8%。

在外界不断唱衰中国经济之时,中国官媒(,)周日晚间刊登评论文章称,唱衰中国经济就等于否定改革,城镇化将为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动力,未来10-15年都有望维持7-8%增速。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郫县骨科医院
惠民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贵阳哪里有看得好的癫痫医院
癫痫病儿能治好吗
汕头什么妇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