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九百九十五章 抽取生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九百九十五章 抽取生机

“我可一点不觉得可笑。”

田二苗取出一把剑。

不是黑剑,此地是中心区,能认出黑剑的人估计太多。

先不说中心区有没有元婴老怪,单单金丹中期后期的估计都一大把。

如今,田二苗的实力还不足以抗衡。

要是被修为强大的有心人现了黑剑,他就只有逃路的份了。

所以,他手里的剑是很久没有出现的无名古剑。

无名古剑在材质上和黑剑是没法比,可是……

田二苗的手指在无名古剑上轻轻触‘摸’,久违的感觉。

无名古剑像是感受到了田二苗的情绪,它在轻颤轻鸣。

路铭看到田二苗手里的剑,他淡淡的哼了一声。

这时,血红‘色’的鱼钩已经来临。

田二苗挥出一剑。

不过,并不是与鱼钩硬碰。

因为材质的原因,也做不到硬碰,否则,无名古剑一定会损坏。

田二苗的脚步腾空。

用剑身在鱼钩上拍打了一下。

当!

嘹亮的声音响起。

却没有对鱼钩阻碍丝毫。

眼看着,鱼钩就要到达田二苗的‘胸’口之处。

突然,田二苗在空中一个横移,躲避开来。

“躲的掉吗?”

路铭伸出左手,两指狠狠的按在鱼竿上。

吱!

似乎有一道流光从两指上传递到了鱼竿之中。

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鱼竿粗了整整一圈。

连带着黑‘色’的鱼线也是。

进而,就是鱼钩了,鱼钩猛然变大,闪烁出金光来。

金‘色’为金丹期的标志。

是金丹而,被金丹期修士运用在攻击上。

在一定程度上,金‘色’的深浅多少可以判断出金丹修士的层次。

路铭释放出来的金光同曹正迈的相仿。

就是说,他和曹正迈一样都是金丹初期。

田二苗可是杀了两名金丹初期的修士了。

如今,对上路铭,勾不起他一点的心情起伏。

一双眼睛看着变大了在散着金光鱼钩,甚至,田二苗流‘露’出一抹淡然的感觉。

路铭扑捉到田二苗的眼神,他两眼一眯,然后,按在鱼竿上的两根指头往前猛地一划。

嗤!

鱼线被鱼竿‘操’控,带动这鱼钩朝着田二苗击打过去。

当!

田二苗又挥出一剑。

这一剑过后,田二苗将无名古剑背负在身后。

他身体站的笔直,淡淡的看着散着金‘色’的红‘色’鱼钩。

“是放弃了吗?”

城‘门’处的灰衣修士吞了口唾沫。

此时,他竟然对田二苗有些惋惜了,“也是个难得的天才,可是,来的不是时候啊,可……”

他口中的“惜”字还未出口,他的神情就是大变。

在他的瞳孔之中,全是跳动的火焰。

“又是火……”

没错,鱼钩上冒出了火焰,是朱雀火。

朱雀火红的令人心悸,将鱼钩的红‘色’完全遮挡,甚至让人觉得鱼钩上的红‘色’被朱雀火给烧完了。

更别提那淡金‘色’了。

现在,早都没有了金‘色’。

路铭的瞳孔也是一缩。

他对田二苗的火焰是有着几分忌惮的。

他已经做好了防御啊,刚才两指就是控制着外物对鱼钩的侵袭。

可是,鱼钩还是燃烧了起来。

“此钩被我用灵火炼制了九九八十一天,你以为烧的掉?”

路铭的神‘色’好了许多。

话这么说着,他却不敢大意,左手两指又是在鱼竿上狠狠的按了一下。

鱼竿和鱼线都变粗了,还能看到有金‘色’流转。

可是,这些金‘色’却流不到鱼钩位置。

“嗯……”路铭很不能理解。

田二苗说道:“用灵火炼制有什么稀奇的?”

他说话时的神情和语气都透‘露’着平静。

“呀!”

路铭大喝一声,体内的金丹疯狂的运转开来。

嗤!

终于,金‘色’流过去了。

火焰慢慢的变小。

“不过如此!”路铭心里暗松了一口气。

“是吗。”田二苗回了一声。

“嗯?”

路铭又是不理解,火都要被他驱逐了,这小子还如此平静?

不用田二苗告诉他答案,他自己就看到了。

“我的鱼钩……”

路铭惊叫一声。

鱼钩已经不是红‘色’,变成了焦黑。

路铭将鱼钩收回来。

用手触‘摸’。

啪嗒!

鱼钩从中间而断,落在地上后摔成了粉。

路铭浑身抖,他紧盯着地面,眼神中的怒意已经达到了顶点。

“还不认清现实吗?”

田二苗微微皱起眉头。

假如不是认为欠了宝阁路瑶一个人情,就不仅仅是鱼钩毁了,田二苗会让路铭也烟消云散的。

啪!

路铭将鱼竿丢下,他双眼盯着田二苗,一句话不说,大步走向田二苗。

“虽然是我欠了别人的情,可你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

说着,田二苗将无名古剑‘激’‘荡’出去。

当!

路铭伸出一指,点在无名古剑上面。

田二苗毁了他的法宝,他也要毁了田二苗的。

然而!

路铭脸上的怒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震惊。

滔天的震惊!

他竟然感觉生机在流逝!

没错,无名古剑最大的公用就是吸收生机。

路铭是个中年人,脸上没有沧桑感的中年人,可,一瞬间的工夫,他的额头爬上了皱纹。

路铭下意识要后退。

可是,后背感觉到了炙热的温度。

他猛然回头,一个火焰在身后跳动。

前后无路,一名金丹期修士竟然被‘逼’到了这个地步!

城‘门’处的灰衣修士嘴巴大张,怎么也合不上了。

无名古剑不停的‘抽’取着路铭的生机。

路铭已经是满脸的沧桑,头变得‘花’白。

可是,他却逃不了。

不得已,路铭对田二苗求饶了,“同是宝阁之人,没必要做这么绝。”

“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对着我喊打喊杀吗?不是要用我的心头‘肉’当作鱼饵来钓鱼吗?”

田二苗淡淡的说道。

路铭苍老的面容上出现了极其不自然的神‘色’,转念,他说道:“我是宝阁之人,你不能杀我,否则,中心区没有你容身之地。”

田二苗的眼神变得冷淡,“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用威胁的话语的话,我的做法就是杀了。”

闻言,路铭双眼一睁,“你不能!”

“不过,我今天不会杀你。”

田二苗说道:“不杀你不是因为我怕了你威胁的话,我是欠你宝阁一个人的人情,这个情算是还了,如有下次,定然取你‘性’命。”

顿时,路铭松了一口气。

然而,他却感觉生机消失的更加快了。

“为什么?”路铭尖叫。

“命可以给你留着,却不能如此便宜,取了你的生机当做教训吧。”

田二苗收剑,大步朝着大‘门’走去。

走到大‘门’,灰衣修士浑身战栗,看都不敢看田二苗一眼。

本书最快更新站请:,或者直接访问站

杭州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成都九龙医院地点
安顺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贵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深圳牛皮癣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