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八十五章 穷途末路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符文猎手 第一百八十五章 穷途末路

在吟游诗人所传唱的那些古老歌谣中,故事的主角一般来说都是以白银位阶的强者为主,几乎很少有关于黄金位阶强者的传说流传于世,即使有也多半是后人根据只言片语的线索添加自己脑补的注解,没有任何真实性可言。【更多精彩请访问】

其实这也不能怪那些吟游诗人信口开河,在凡人世界所能接触到的最高层次通常也就是白银位阶,那些真正的黄金位阶强者已经脱离了凡人的层次,一个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或者说是有资格掌握他们的行踪。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黄金位阶的强者如非必要,几乎很少与同级别的对手发生战斗。

白银秘境崎岖坎坷,密布荆棘,在进阶之路上顽强的意志与生命力是最基本的要素,否则如何能够从千万人中脱颖而出。那些能够晋升白银位阶的强者,或多或少地都掌握着某些保命的底牌。

然而从某种角度来说,越是这样重要的能力也就越发稀有,保命的秘术或许各有千秋,但能够接受传承已经是天大的幸运,谁都没有资格挑挑拣拣。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能保住自己一条性命就已经足够,过多的奢望就是贪婪。

但是等到了黄金位阶这个境界的时候,这些强者就会发现自己遇到了很尴尬的瓶颈问题。他们的身躯已经脱离了凡人的层次,进化成了更高等级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原本被视为珍宝的保命秘术,就会变成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比如说神殿祭祀的治愈术可以瞬间治疗一个重伤的平民,但对于蒂雅娜脸上的元素灼烧却毫无办法。能够给黄金位阶强者造成创伤的,必然也是同位阶的强大力量,低等级的治疗方法效果微乎其微。

简单来说,黄金位阶强者的生命力足够强大,但是却缺少有效的治疗手段。在十年前的那场宫廷剧变当中,黄金狮子莱恩纳德骑士身受重伤,一直装死到现在也没治好。玩偶师当时同样受伤不轻,尽管在他投靠王室之后得到了国家层面的资源倾斜,但到现在依然还没有完全恢复。

辛辛苦苦摇尾乞怜十年,好不容易恢复的状态一朝化为流水,玩偶师心中的悲痛与怒火可想而知。【更多精彩请访问】如果这一次还是抓不住这个小丫头,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下半辈子会有多么凄惨。尽管自己的身体几乎已经到达了极限,但他确信黛安娜要比自己伤得更重,而且完全失去了战力。

即使这座城市里还有北风家族的死忠嫡系,但他们也不可能再派出一位黄金位阶来给自己添乱,至于黄金之下的那些小鬼,不过是扰人的噪音而已……抱着这种自信想法的玩偶师从沙尘暴之中横穿而过,抬头就看到一个年轻人抱着黛安娜飞奔而去。

玩偶师眉头一皱,脸色阴沉下来,虽然从他个人角度来说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的勇气,但如果他自以为能从黄金位阶强者的手中逃出生天那才是愚不可及。重伤的黄金位阶也依然是黄金位阶,那是凡人无法想象的存在。

玩偶师擦了擦嘴边的血迹,冲着那个逃跑的年轻人抬起手,一根极细的丝线从他手指间弹射而出,以飞箭般的速度刺穿了阻挡在双方之间的残垣断壁,径直射向年轻人的后颈。

事情的发展再一次超出了玩偶师的预料,这本应该必中的一击竟然没有命中目标,丝线从年轻人身边二十厘米之外的地方划过,什么都没有抓住。

“嗯?”刚刚放松下来的玩偶师眼神一变,再收回丝线的时候他犹自不敢相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在两百米的距离内出现二十厘米的偏差,这对于一名弓箭手来说或许是优秀的成绩,但对于一名黄金位阶强者来说就等于是变相的侮辱。

玩偶师冷哼一声,伸出三根手指,再一次瞄准了跑得越来越远的目标。那个年轻人至少也是白银位阶,行动速度远超于常人。平时当然无所谓,但现在一不留神恐怕就要让他给跑掉。玩偶师只剩下一次出手的机会,如果再不成功的话,他恐怕就得拖着自己半残废的身体追杀过去。

三根丝线再次弹射而出,完全封锁了年轻人所有闪避的方向。玩偶师脸色稍缓,但随即又难看起来。

就在那三根丝线即将刺穿年轻人身体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突兀地拐了一个急转弯。拐弯的动作在玩偶师的意料之内,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据在这么一个瞬间,年轻人的身体居然一分为二,就连被他抱在怀里的少女也复制得一模一样。

玩偶师的手指下意识地一颤,三根丝线再次打空了目标。就在他迟疑的这么一瞬间,那个年轻人的身影又模糊起来,竟然再一次分裂变成了四个人沿着不同的方向逃窜。

“复制体……镜像?魔术?”玩偶师不愧是老牌的黄金位阶强者,只是稍一思考就得出了正确答案。作为一名学习傀儡术的魔剑士,他对于同样玩弄诡道的魔术师也不陌生。如果放在平时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小把戏顶多博他一乐,但在此时此刻却让他忍不住头痛起来。

以黄金位阶强者的感知能力,想要分辨出这几个镜像只是小菜一碟,但问题是那个年轻人已经跑出了不短的距离,而玩偶师自己却因为伤势问题不敢做剧烈运动。这么一会时间年轻人已经逃到了三百米开外,放在往常只是一步之遥的距离,但现在他的情况却不允许自己跨出这一步。

如果这个距离再拉开一点,年轻人就要脱离玩偶师的感知范围,在这种情况下玩偶师不敢再畏首畏尾,他咬了咬牙,用手杖轻轻在地面上一点,围在他周围的金属垃圾立刻聚拢过来,缠绕在他身上,逐渐生长出手脚并且将他包裹在核心当中。

席马科紧紧抱着昏迷的黛安娜不顾一切地向前飞奔,他从小在剑堡长大,对于这里的地形一清二楚。如果让他自己来选择的话,席马科一定会第一时间跳进下水道。虽然剑堡的下水道系统没有多大规模,但只有北风家族的内部人士才知道,在下水道的某些角落还连通着地下的矿道。

他觉得只要自己躲进矿道里面就可以安全,但是那位兰斯塔特小姐否决了这个提议,她说在黄金位阶强者的感知范围内,无论天上地下都没有任何安全可言。虽然从理智上很难接受,但也许是这个女孩和自己家的大小姐看起来很相似的缘故,席马科鬼使神差地选择了相信,并且答应由她来安排逃跑的计划。

现在席马科终于知道那位小姐才是对的,以他现在的实力远不足以抗衡黄金位阶强者的威压,即便是远隔着数百米之外的杀气也能让他手脚冰凉,血液几乎凝固。当玩偶师的丝线对准他的时候,席马科后背的寒毛都竖了起来,他连回头的勇气都丧失殆尽,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沿着事先计划好的路线狼狈逃窜。

虽然不知道那位小姐布置了什么魔法,让玩偶师前后两次都错失了目标,正好身后的建筑阻挡住了玩偶师的视线,席马科这才松下一口气来,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浸透了冷汗。

“不要停,继续向前跑!那家伙不会这么轻易放手的!”少女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席马科下意识地回头张望了一下,却没有看到少女的所在。现在回过神来,他突然意识到,那位独自担当阻击者任务的小姐将要承受怎样的风险和压力。

“兰斯塔特小姐,那个人太强大了,你千万不要硬撑!”席马科忍不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他很清楚作为一名有坚持的骑士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但也同样清楚背后的敌人有多么强大。在权衡利弊的过程中,他的内心被恐惧所击倒,下意识地选择了自己曾经最不耻的那条道路。

“他的目标是黛安娜,你不用担心我。”蒂雅娜的声音从席马科看不到的地方传来,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我最多能给你争取三分钟时间,现在你没浪费一秒钟都是在挥霍我的生命!”

“我知道了,兰斯塔特小姐,我会回来的!”席马科咬了咬牙,抱紧了怀中昏迷的少女,低头向后继续奔跑起来。他知道这个三分钟有多么珍贵,刚才黛安娜与玩偶师的战斗也只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这让他不敢去想象那位小姐将要如何面对。但无论如何,在这宝贵的三分钟时间里,他必须按照事先所制定的计划,将自己家的大小姐拯救出敌人的魔掌!

“三分钟?是谁给了你这样狂妄的自信?”玩偶师不紧不慢的声音从天空中传来,席马科感觉到了头顶上的阴影,但他不敢抬头,也不敢停下脚步,只能毫不保留地选择相信那位小姐,这是他唯一的可能。

以玩偶师自己身体作为核心的破烂钢铁巨人从半空中一跃而下,它的四肢纤细如同蜘蛛的节肢,但作为玩偶师的造物,谁也不敢小觑这头怪物的威力。

“出来吧,装神弄鬼的小丫头,你是哪一个派系的魔术师?天空城还是翡翠山谷?”随着玩偶师的声音,钢铁巨人的脑袋也向左右两边转悠了一下,孔洞的眼窝笔直地锁定了远处的阴影。

来源:燃文书库

(江苏)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预约
女性私密整形修复手术
合肥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汕头哪家男科专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