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

妖怪事务员 第四十六章 卡牌输赢论生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0-19

妖怪事务员 第四十六章 卡牌输赢论生死

最后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车子旋转了一圈,在地上画出一条黑黑的圆弧,车门打开。

“很好,相对准时的人,我更喜欢提前到的家伙,你们早到了五分钟。”

义云和晨曦走下车,半空响起扑克鬼王子预浮夸的声音。

地面开始强烈的震动起来,三人所站的位置,烽火广场上方徐徐升起三个一样高的石柱。石柱周围的地表纷纷受到破坏。

三人站于十丈高的石柱上,义云正纳闷这耍帅妖怪又要做什么?只听他伸出一根纤长的手指,指着义云的收妖葫芦:“现在我们打一个赌,就是玩一个游戏。如果你们赢了,我进去;但是如果我赢了,呵呵,你们就归拢到我手下。”

义云看着他邪魅的眼睛,反问:“如果,我们拒绝呢?”

扑克鬼王自信地摸着紫衫手杖:“你们没有理由拒绝,因为这手杖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露出子预紫色的瞳孔,带着往事的记忆。

“尼玛!不可思议的力量,这么二逼的台词怎么感觉用在这种环境下一diǎn都不违和?”义云暗自嘀咕:“好吧,到这种时候,也只能接受了”

“好,什么游戏。”义云搓着手,一脸diao样。

“共有九张牌,其中二张魔法牌,一陷阱牌,其他是普通攻击防御牌。你两为一组,每人三张牌150diǎn血,看那一方的血少哪一方为输。”子预説着,指尖紫光diǎndiǎn,每人前面便悬浮着三张透明状的扑克牌。

这种架构都出来了,看来这一回是要玩卡牌模式了……

“二打一,你还不死?”义云想着,看了一眼面前的牌。尼玛……还有比这更烂的牌吗?一张魔法、陷阱牌都没有就算了!这攻击防御牌也太弱了吧!再看扑克鬼王,脸上一丝王者微笑。

义云不停地朝晨曦使眼色,晨曦却丝毫不为所动。

尼玛,难道是猪一样的队友?义云无力吐槽。

“游戏开始,女士优先。”风中扑克鬼王一头银发飘逸如雪,露出绅士的笑容朝晨曦diǎn头示意。

这尤物女侦探,黑色指甲修长的食指中指抽出一张牌,甩出轻喝:“使用攻击卡【国王的忏悔】功击力:50。

透明扑克牌化成一团火焰朝子预打过,火焰里还有兵戎相见的场景。子预被打得向后一震,半只脚站在石柱外。嘴角溢出一丝血,脸上依旧是笑意。

义云看呆了,这小妮子挺猛一开始就攻击,看来胜利也不难

!顿感无爱,义云在脑门画着十字。

“使用陷阱卡【罗塔迷阵】”效果:下回合对手,任何使用卡牌效果都将自食其果!晨曦并未説出卡牌作用,将卡掷出。

子预沉睡千年,竟忘了此卡作用。抽出魔法牌【死神之刃】,效果:将对手开为1。

“血条化为1?那自己岂不是挂不了。”义云想着再看手中的最后一张牌【撒旦复仇】攻击:30。顿时觉得输定了,怎么比也不会比他血多啊。

子预的牌变成一把利刃,直直向他俩砍来。却是一个360度大转弯,直接砍向子预的心口,微笑的脸瞬间变得铁青,血条从150直接滑到1,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晨曦骤然想起。

【撒旦复仇】,攻击:30!义云大喝着甩出卡,以胜利者的姿态抛向子预。最后一滴血被秒杀。

义云和晨曦对视一眼高兴地説:“我们赢了!”

石柱缓缓收回,三人落地。子预捂着胸口,脸上却是尽兴的笑容説:“不错的对手,你们赢了。这里有有一些东西,我希望当作赠品告诉你们……”

“赠品……”义云眼睛顿时都亮了。

千年前,有智者发明了卡牌这种东西,人们沉溺在赌博的世界里,我由此诞生……

刚开始这只是人们娱乐的游戏,后来在利欲熏心的商人建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赌场,娱乐渐渐变成了赌博,人们内心贪婪的欲望也在膨胀。

赌博可以一夜致富,亦也可以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即使是这样,人们依然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挣扎在人性的深渊,沉溺于欲望的沼泽,不可自拔。

赌场里,我是人们欲望和罪恶凝聚而成的,我目睹了多少人为了赌注的输赢而不择手段。随着这些的欲望日益增多,我也慢慢长大。我遇到了一个天使一下的女孩,她纯洁、善良、美好的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圣女。

第一次我见到她,是在塔罗牌赌场。人群中我一眼便被她吸引了,她穿着白色的素布衣服,乌黑的头发挽起。不施粉黛的脸上,乌亮的大眼睛似乎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

终于,她在肮脏的嘈杂声里发现了要找的人。是一个黑瘦的中年男子,下巴胡乱的胡渣几日不收拾,手撑在圆桌上虎视眈眈地看着即将揭晓的赌注。

“父亲,我们回去吧。家里已经欠了好多钱,今天那些人又来找我们麻烦了。”女孩拉着中年男子恳求。

中年男子好像没听到似的,眼睛一直盯着圆盘,好像中了魔一样。圆盘的指针慢慢停了下来,男子脸上的神情慢慢转为惋惜,接着是不耐烦地推开女孩一阵咒骂:“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我输了,赶紧滚回家去!”

那天起子预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女孩再来赌场,子预决定去看看她。那是他第一次离开赌场。

漆黑的夜,看不见一丝星辰。黑瘦的男子举着空空的酒瓶踉跄地朝家走去。

“吱呀!”

沉重的木门推开的声音,子预站在窗前,灯光照在他一身黑色的装束上,指尖带着尖尖的黑亮的皮手套,黑黑的投影遮住眼睛,我本是有形无体的存在……

屋内传来瓶瓶罐罐打破的声响,还有女人的哭骂声。

“你怎么这么狠心,为了还钱,竟然把女儿卖给乔布斯!”见男人回来女人扑上去打他,长长的指甲抓他,乔布斯是当地的富贾却生性淫-邪,阴狠毒辣。

男人摇晃着不稳的身子,将手中的瓶子一扔,发出刺耳的玻璃破碎的声音。一把将女人推在地上,骂骂咧咧地指着她:“臭婆娘,我要不把她卖了,要等到那些人来把我打死吗?!”

沉寂……女人麻木地坐在地上,最终空洞的双眼慢慢闭上,抓起地上尖锐的玻璃碎片刺向自己的咽喉,死之前她嘴角一抹解脱的笑意吐出三个字:“醒醒吧……”

http://

起diǎn中文

常州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西藏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无锡治疗白癜风医院
常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西藏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