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超级学神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弥陀的回忆!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0-19

超级学神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弥陀的回忆!

那娘炮大陆,阴阳颠倒,男女不分,想想都有些瘆人,苏航实在不想再亲自去跑这一趟了。

“奴婢遵命。”

柳如絮应了一声,直接转身而去。

之后,苏航看向表情凝重的不虚等人,“既然如此,咱们稍等片刻,等弥陀大师来了,咱们再问个清楚。”

众人听了,均无异议,也没有离开,只在旁边找了个凉亭稍事休息,毕竟,以柳如絮的速度,这一来二去,盏茶时间足够了。

……

“如今这方世界,越来越不太平了,尤其是最近这段日子,总是感觉不安,不顺之事频发……”不虚叹了口气,一副很有感怀的样子,旁边青霞夫人拉着他的手,以示安慰。

“是啊。”眠狂也是苦笑,“说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最近我经常做噩梦,要么梦到被人追杀,要么就是天崩地裂,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几人都不由得往眠狂看了过去,眠狂之所以叫眠狂,那是因为他的控梦之术了得,这样一位存在,居然会做噩梦,当真是稀奇。

“我也感觉仿佛回到了十万年前,不对,这种感觉,似乎比十万年前天地大劫的时候还要压抑,仿佛将有大事发生。”杨戬也道。

青霞夫人看向杨戬,“我听说最近玉虚出了变故,昆仑山下发现了域外生物?”

杨戬听了这话,愁容顿生,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幸好有神尊在场,现在是暂时封住了隐患,但不知能封到几时,也不知等我从蜀山回去的时候,玉虚还是否存在。”

“哪些域外生物有如此强大?”不虚侧目,道,“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可还没见过域外生物长什么模样,此番不若与你同回昆仑,也好开开眼。”

话音落下,却被青霞夫人给揪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玩闹。”

不虚干笑了一声,有几分讪然。

杨戬却道,“师兄,你还是祈祷永远不要遇到它们的好,那东西,你见过之后,就知道如何难搞了。”

说着,杨戬转而看向苏航,脸上带着几分的苦涩,虽说现在那些域外生物被暂时封住了,但是,谁能保证能封住它们几时?

虽然他用海量的大粪,让那些怪兽陷入了沉睡,但既然是沉睡,就有醒来的时候,万一哪一天那些怪兽醒了,便是昆仑的浩劫

,天地的浩劫。

现在这事,已经搞得他寝食难安了,甚至,之前一直想坚持在昆仑山,守护玉虚祖地的信念都有几分动摇了。

昆仑山乃横跨两纪的神山,曾被无数的门派设为祖地,一代一代的更迭,传到如今,山中究竟藏着多少秘密,谁都无法说清,就算这一次域外生物的事情解决了,指不定下一次又会冒出什么来,与其整日担惊受怕,还真不如换个安全的地方,重建驻地。

这时候,苏航道,“阴阳磨已经在我手中,等此间事了,我与你回昆仑一趟,试试能否将那隐患尽数拔除。”

杨戬听了这话,似乎有点没有反应过来,顿了有三秒,这才大喜过望的站了起来,对着苏航躬身一拜,“多谢神尊,玉虚上下,铭感五内。”

苏航摆了摆手,阴阳磨已经在他手上,殷玉儿说过,此物是域外生物的克星,原本,如果不是唐敖突然出这档子事的话,他现在恐怕已经在昆仑山炼兽了。

“父亲,柳前辈回来了。”

这时候,恭立在旁的苏进道了一句,苏航一回头,便看到两道光柱冲天而降,落在亭前,光晕散去之后,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当先的正是柳如絮,而旁边的老光头,不是弥陀又是何人。

“唐兄,唐兄?”

弥陀一落地,便慌慌张张的四处寻找,那架势就像儿子丢了一样。

显然是得知了唐敖的噩耗,急冲冲的赶来的,有些六神不定,想在众人之中找到唐敖的身影。

“好你个老和尚,唐敖都入了土了,现在才来,莫不是沉迷美人乡里不可自拔了?”眠狂一吹胡子,对着弥陀瞪起了眼。

弥陀张了张嘴巴,一向伶牙俐齿,善于诡辩的他,现在却不知如何说法。

“是我之过,是我之过,我来迟了,众兄请罚,不过,可先让和尚我祭拜一下唐兄么?”弥陀道。

苏航道,“弥陀大师身在异世界,不通消息,何来罪责,大家见谅吧。”

听苏航这么说,众人也就没话说了,弥陀感激的对着苏航作了个揖,随即,便有蚕丛引着,往唐敖墓碑前而去。

迟来的祭拜,加上弥陀又给唐敖念了几遍往生咒,花去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才算完事,已然等得众人都快失去了耐心。

“缘何如此,缘何如此啊?”从墓园中出来,弥陀念叨着这两句话,像是根本就想不通为什么会是唐敖。

“这得问你啊。”这时候,眠狂开始吹胡子瞪眼。

眠狂与唐敖一向关系很好,当得知唐敖的死可能和东来佛祖的弟子释天有关的时候,自然是对弥陀没有了好脸色。

“问我?何以问我?”弥陀十分的错愕,怎么会问我呢,难道唐敖的死还和我有关不成?

苏航止住局面,让众人都坐了下来,慢慢详谈,杨戬和不虚将之前众人的猜测都讲与了弥陀听,弥陀听着听着,整个人的脸色都有几分变了。

“大师,此事非同小可,还望你告诉我们实情,当年东来佛祖是否对释天开一面,他是否还在人世?”两人讲完以后,苏航开口道。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弥陀的身上。

弥陀沉默良久,这才长叹了一口气,“唉,他还是否在世,我不知道,不过,当年师尊他老人家,爱惜释天师弟的天纵之姿,的确动过恻隐。”

众人闻言,都深吸了一口气,青霞夫人问道,“那这么说来,释天当年的确没死?”

“不!”弥陀摇了摇头,“当年释天师弟犯下重罪,师尊当着那么多同道的面,岂会徇私,只是,师尊没有亲自杀他,而是令他坐化……”

徐州白癜风
抚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江西治疗卵巢炎方法
徐州白癜风好的医院
抚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