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张耀明的异界幸福生活 第130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的王伯当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张耀明的异界幸福生活 第130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的王伯当

符昊的想法没人去关心,一票丹师只是对他们三人手上的十粒极品丹药羡慕嫉妒恨了,谁让人家是生死之交,是师兄弟呢,看情形得和郑恩明拉好关系,而要讨好郑恩明得先和他不对付的人划清界限才行,于是各丹师不约而同的离得林兆伦远远的,争先凑到郑恩明身边大拍马屁,见此情形,林兆伦气得暴跳如雷,但又可奈何,谁让人家有如此出彩的弟子呢,而且家中竟会有蕴脏级别的护卫,显然这张耀明是隐门子弟,这是自己能惹得起的么?今后不但没机会向郑恩明叫板了,还得要讨好人家,不然那张耀明家族追究起来,自己恐怕死葬身之地呀,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陈善才,居然服用禁药冒充天才投到自己门下,结果不但让自己丢尽脸面,还得罪了隐门弟子,好在那郑恩明心胸还算宽广,并没跟自己计较此事,给自己分了一粒极品丹药就是明证。想到这些,恨恨的瞪了一眼孤零零站在一边惨白着脸发呆的陈善才,将手里的极品丹药装入玉瓶中便悄然离开,对此,陈善才恍如不见,他现如今心若死灰,完了,完了,丹药一途走到尽头,自己这辈子算是毁了,都是那该死的于仲文,竟用如此恶毒的丹药来害自己,不只他,那张耀明才是可恶的,他明明有才华,却装作平庸,引诱自己诋毁攻击他,弄自己身败名裂,对,就是张耀明,这才是害自己的主凶了,若不是他的羞辱,让自己急于报仇,不然哪会上于仲文的当,吃下那恶毒的离魂丹药,张耀明,别让老子抓住机会,否则一定整死你,他双拳捏得咯咯响,双眼通红,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喘着粗气,仿佛要吃人一样,只是他选择性的忘记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自找的,跟张耀明有什么关系。陈善才发了半天狠才回过神,见众丹师都围着郑恩明打转,自己拜的师尊林兆伦也是不见踪影,对此,他并不感意外,只是再次被人抛弃的滋味委实难受,他咧嘴声惨笑几下,趁人关注悄悄溜走。

林兆伦两师徒先后遁走,并没引起看台上任何波澜,现在还有谁关心他们呀,都在想方设法和郑恩明套近呼呢,众丹师争先恐后想挤到郑恩明身边,将江丽,妞妞三人冷落到一边,妞妞可不管这些,她兴致缺缺的在看台上四下打量,想找到哥哥的身影,江丽轻轻拍拍妞妞小脑瓜,笑道:“妞妞,中兴学院好大的,站在这里是找不到你哥哥的,我带你去学院其它地方找吧。”“是吗,丽姐还有莫愁姐,那我们赶紧走吧,咦,林凡哥哥来了,林凡哥哥,你看到我哥哥了么?”妞妞高兴应了一声,急不可待拉着江丽,招呼莫愁一声,往台下走,没走上几步,碰到林凡急冲冲跑了上来,妞妞眼一亮,便拉着林凡的衣袖追问,这林凡在张耀明刚进学院时热心劝说张耀明,得以结识翁一帆,进而和俩人成为好友,还时常去兰韵商行找张耀明请教丹药学识,因此妞妞也认识他,林凡见是妞妞,忙笑道:“哦,是霞明妹子呀,耀明方才去斗气较技场了,我在路在碰到的,等下我就带你去。我先去和郑院长说一下。”林凡说着,伸长脖子在人群里搜索郑恩明,妞妞急于去找哥哥,忙让名叫莫愁的绝色少女将郑恩明强拉出人群。

“霞明,你找郑爷爷有什么事?”郑恩明用古怪的眼神扫了身旁依旧是一脸冰冷的莫愁一眼,总觉这修为绝顶的绝色少女有些不对头,但他一时也想不出所以然,摇摇头,弯腰笑着问妞妞,妞妞一指林凡,道:“郑爷爷,是林凡哥哥找你有事,林凡哥哥你赶紧说吧,妞妞想点去找哥哥呢。”“郑院长,我叫林凡,丹级中级班学员,我刚刚从斗气较技场过来,那王氏兄弟拼得太凶,我怕出事,所以来。。。。。。”“林凡,这种事找评判呀,找我做甚?”郑恩明皱着眉头,打断了林凡的话,不耐道,说这话时,郑恩明显露出上位者气势,迫得林凡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后退两步,强压抑住心中恐惧,结结巴巴道:“不,不是那个样子的,郑院长,我刚才看到耀明往斗气较技场那过去了,我怕。。。。。。”“哦,我明白了,你是怕耀明卷入那王氏兄弟冲突吃亏吧,林凡,你做得不错,耀明没白交你这朋友,我这就过去看看。抱歉各位,恩明失陪一会儿。”郑恩明马上反应过来,不由有些担心,接过话头道,朝一干丹师道了声歉,便领着妞妞三女下了看台,符昊也跟了上来,林凡所说的王氏兄弟中的王伯当可是他华阳学院的,若是出什么事的话,他符昊是有的,邹刚和邵平也尾随其后,和同样怕张耀明吃亏的郑恩明邵平他们不同,邹刚完想看热闹的,他暗自好笑:“真是瞎操心,年青一辈有谁敌得过张耀明?就是天下顶尖高手能和这妖孽打成平手的也没几人,不过,等下看看恩明吃惊的表情,肯定很好玩。嘿嘿。”

他们这一走,众丹师你看我,我看你,一时计,后大家一合计,得了大家一起去,看看能不能帮上那张耀明,得了人家的好处,总得出点力吧,其实这些说是要帮忙,其实是想结识一下这个将极品丹药当宠物干粮的败家少年,想从他手里获得好处罢了。于是呼,呼拉拉一群丹师也涌下看台,追赶郑恩明他们去了,若大的看台上,只留下三四个工作人员和那些正为师尊离去犹自在发呆的各丹师弟子,让看台下卖力表演的几个丹师大失所望,他们本来指望通过这次较技获取高阶丹师的青莱,继而投入其门下,那可是名利双收的美事呀,这下没戏了,失望之下,一个刚晋升一品下阶丹师心神失守,发生了炸炉,现场一片混乱。。。。。

跟人迹廖廖的丹药较技场不同,斗气较技场可是人声鼎沸,极为热闹,数万两院学员围坐于一个方圆上百米的巨大高台四周,为台上较技的王氏兄弟摇旗呐喊,和其它选手对阵的点到为止炯异的是,这两堂兄弟出手可是火药味十足,如同死生大敌力出手,尽出杀招,狠招,两人又同为火系斗气,斗技出时,台上各色火焰四处飞溅,极为炫目,加上斗技对撞产生的巨大爆裂声,让数万学员如置身战场,十分刺激,纷纷站起身为两人呐喊助威,对两人显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高超修为和顽强的战斗意识感到折服,那王伯当不过二十八岁却有九星斗师的修为,不愧是大宛一流世家的天才子弟,不过,让这些学员惊佩的是那王伯,其年纪比其堂兄王伯当还小上三岁,竟然是二星大斗师修为,这可以说是大宛千年来年龄小的大斗师级别的修行者,让人佩服的是,这王伯可是不是家族嫡系成员,而是旁系子弟是得不到家族那么多的资源栽培的,按常理王伯早就将那王伯当击败,这修为大等级差别之间的实力对比天差地远,但王伯并没有那么做,而是如猫玩老鼠一样戏耍对方,他压抑得太久了,这些年积压的阴郁之气需要发泄,此刻王伯神情轻松了许多,不复方才的暴虐和冲动,面对浑身焦黑,神情萎顿,勉强站立的王伯当,他背着双手,嘴角一抹嘲弄的笑意,淡然笑道:“大堂哥,你还有力气么?若没力气,还是自己下台认输,不然被我打下去,就不好看了。”

此时的王伯当羞愧欲死,恨不得立时死去,好过这边的羞辱,他此次参加较技,本来想趁羞辱这个同自己争女人的堂弟,好从精神上压垮这个情敌,对击败王伯他有十足把握,虽然他修行天份不及王伯,但他比王伯大了三岁,加之获取的家族修炼资源远多过王伯,二十八岁就是九斗星斗师,离大斗师就差临门一脚了,而王伯听说不过五星斗师而已,因此他为了能在较技碰到王伯,他还买通了安排赛事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在比赛人员名单上动手脚,结果如他所愿,他在比赛观战人数多时碰到王伯,但他没想到的是王伯的修为竟到了二星大斗师远胜过他,等他发现这点时,已法后退,只好咬牙硬拼了,但任凭他拼尽力,还不顾观战众人耻笑连用防御法器和暴元丹,仍不是王伯的对手,被他如 猫戏鼠般玩弄,身上的防御法器被打暴,服用暴元丹暴涨的斗气没几下就被消耗殆尽,弄得自己灰头土脸,狼狈之极,这该死的堂弟的修为怎么暴增这么多,难道爷爷说得是真的,这个堂弟交了好运,搭上隐门子弟关系,据说这隐门子弟便是加入他们那个狗屁帝都三贤的老四天英侯张耀明,只是有这个可能吗,老子不信,若是真的,这狗娘养的早就将亚菲抢走了。。。。。。,那他又是如何将修为提升的如此之呢?。。。。。

王伯当正胡思乱想时,王伯嘲弄的语言让他怒不可遏,暂时将疑问抛之脑后,指着王伯咬牙切齿道:“你这狗娘养的,有种你就杀了老子,老子今天就不认输。就不下台,你待怎的。”他自认为是王家下代家主,堂弟不敢拿他怎么样,因此耍起赖来,这家伙的耻行径,引起台下众学员一致鄙夷,场外嘘声,骂声一片,就连收了他好处处处坦护他的评判,也是十分为难的用眼神示意王伯当,要他主动下台认输,那王伯当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对台下的骂声充耳不闻,只是面带冷笑的看着王伯,王伯见状,面露讥讽之色,随后脸一黑,右上扬,呼的一声,血红的火焰窜出手心,作出使用大招的样子,并厉声喝斥:“那好,大堂哥,那就别怪堂弟出手情了。。。。。”话没说完,只见王伯当吓得哧溜一声,窜到台下,扶着台壁,指着王伯大骂:“王伯,你好大胆,敢对下代家主下手。”“大堂哥,你也太胆小了,我不过是吓吓你罢了,至于吓得跟老鼠一样乱窜吗?切,拿四弟的话来话,你也就这点出息了,亏家族拿你当宝一样。”台上,王伯随手一甩,手中火焰消失不见,看着台下王伯当嘲讽道,随后,朝评判一拱手,不待其宣布他胜利,便跳下擂台,看都不再看王伯当一眼,转身就走,观战众学员发出震天的哄笑声,各种对王伯当的讥讽汇成巨大的声浪,冲进王伯当的耳里,让他羞愤欲死,他双眼朝缓步离开的王伯背影吐出怨毒之光,心中对这个让他丢尽脸面的堂弟恨之入骨,眼见王伯施施然离开,他心一横,拿出神兵,一捏神兵成形,指向王伯后背,在众人的惊呼当中,红光耀眼,数火刃扑向王伯,王伯听到众人惊呼,心知不妙,想加速奔离,但为时太晚,红光及身,砰的一声,他身上的人级防御法器破碎,随即热浪袭身,一阵灼痛,他便失去知觉。

事发突然,观战众学员没反应过来,王伯便被神兵重创倒地昏迷,离得近的是仍在台上的评判,那评判见王伯当出手暗算王伯,极为震惊,同时心中后悔不迭,为何要收王伯的好处,这下事闹大了,自己也法脱身,这该死的王伯当,坑死老子了。。。。。那评判心中念头乱转,凌空跃起,扑向王伯,想将他拿下,却不想眼前雕形幻影突现,劲风凌厉,一个巨大的雕爪迎面抓来,那评判心大骇,空中一个翻滚侧转躲开,身形踉跄落地,那雕形幻也随之消失,显然对方也没打算伤他,那评判惊魂稍定,指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个宛如病夫的黄脸中年汉子,怒道:“你是何人,竟敢在中兴撒野,阻拦我拿下背后伤人的奸徒。”“老子陈金标,现为王家护卫,你说话客气些,什么奸徒,那是我王家少主,我王家内部事务,你们这些外人就不要插手了。”那黄脸中年汉子,身材瘦小,说话却极蛮横,他指着正朝倒地昏迷的王伯走向听王伯当面表情道,这时,另一个王家护卫打扮的中年汉子走上前,和那黄脸中年汉子并排而立,他看看怒极想动的判评一眼,笑道:“你这评判,好不晓事,我们王家的事是你能掺合的么,再说,你有这个能力么,你不过是三星斗王,我们老大却是炼体洗髓大成,这么点距离,只怕没等你斗技成形,就被我们老大一招灭了吧,这事你别管,安抚那些没脑子的学员是正劲。”这后来的护卫身形肥胖,笑容可掬,只是说出的话同样霸道,并指着数万群起汹涌,大声叫骂的学员向评判下指令,这便是世家豪门的作派,那评判气得浑身哆嗦,却不再敢有什么举动,那胖护卫所说不虚,这家伙还真有可能是炼体洗髓大成的高手,自己可不是对手,算了,我还是去找郑院长吧,于是评判一言不发,转身就走,那两护卫也不阻拦,却是转过身,笑吟吟的看着走到王伯跟前的王伯当,那王伯当红着眼,走到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王伯跟前,蹲下身子,看着血肉模糊的人体,疯狂大笑起来:“你这狗娘养的,修为高又怎样,还不照样被老子玩死,就你这样还敢跟老子抢女人,去死吧。亚菲是我的了”大笑间,他站起身,在数万学员的叫骂声中,劲风起处,一脚朝王伯踢出,他这一脚可是力施为,打算将王伯踢死,他心里明白,从今以后,他名声尽毁,在众人面前再也抬不起头,付出如此代价,不杀了这个让自己名声扫地的堂弟,如何对得起自己,眼看王伯要死于非命,一些急公好义抢上前想救援王伯的学员离得尚远,见此不由惊叫起来。

本520

应城市中医医院
永康市中医院
承德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海口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泰安治牛皮癣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