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七百八十一章 兽尊苏醒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武道神尊 正文 正文_第七百八十一章 兽尊苏醒

如林绝,在林氏名门之中都是佼佼者,可连他这样的嫡系子弟,都不曾得到过至尊老祖的亲睐,以至尊法身守护的荣耀。因为,至尊法身真的太稀珍,一位人尊,若是要凝练出至尊法身,绝对是需要休养半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即使是天尊,都得休养半月甚至一月之久,这种耗损,可想而知有多大。以至于林氏名门这等望族,背后的至尊都不会轻易凝炼,不会随意的将至尊法身交给他人。

故此,似林氏名门这种望族,能够拥有至尊法身的,除非是那种极度逆天的妖孽,亦或者血脉稀珍,潜力无穷的存在。据林绝所了解,林氏名门之中,能够获得至尊法身守护的,绝对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然在今日,秦鸿一介无名小子,居然召唤出了至尊法身守护,且还是一尊足够强大,非寻常初晋至尊那般的普通人尊所能够比拟的至尊法身。

一时间,满场所有生灵,诸世家之人,南岭山脉的妖兽,都是纷纷惶恐,震惊交加。以他们的眼光,自然是可以感受到那尊法身的恐怖。

而一些心思玲珑的世家长老,却是看得足够深远。秦鸿的背后存在至尊,且能够让得至尊凝炼法身护佑,那么秦鸿的身份有多可怕,用脚趾头想想都是能够想到的。

而他们却在此肆意欺压,显然已经是彻底得罪了秦鸿,若是秦鸿有个好歹,背后至尊前来报复。那么,岭南十城世家中,除却寥寥几家,其他几家,怕都是要因此葬灭。

岭南十城,除却灵宝城曹家,晋阳城薛家,双燕城童家存在至尊外,其他世家,则都是只有帝尊层次的至强者存在,距离至尊,尚还差一线之隔。

若是至尊前来报复,这几家人,绝对不会有存活的机会。

一时间,无数人惶恐,惊恐起来。

“前辈,还请出手,镇压在场所有人!”

而在此时,秦鸿开口了,打破了沉寂。他看向龚德华的法身,请求法身出手。

这是龚德华给予秦鸿的三枚灵魂玉简的最后一枚,也是气息最为浑厚的一枚,即使面临至尊,都是有着硬撼数十回合的实力。这样的底蕴,却被这些该死的家伙逼迫着施展了出来。

若是不讨个血债,秦鸿焉能善罢甘休。

“你这小子,这又是走到了哪里来?”龚德华抬眼看了四周一眼,眉头微蹙:“不安生的家伙啊,跑哪儿来不好,偏偏走到了这里,也亏得你小子运气好,不然,老头儿我亲自来此,也得费些手脚呢。”

龚德华咕哝了一句,神色有些凝重,显然是认出了此地的区域。

秦鸿脸色讪讪,没敢开口,只是满脸恼恨的看着那些十城世家之人,及远方那头稳住身影,再度扑腾飞回林绝身后的凌云雷雕。先前,他可就险些折殒在那扁毛畜生手中呢。

“场面倒是热闹!”

龚德华唏嘘了一声,随即抬手横压,掌中法力沸腾,天地都像是被焚灭了一般,无边无际的一掌从天而降,直接覆盖向了林绝方向。掌化乾坤,要覆灭一切,直接将之那方天地都给抽离与剥夺了出去。

“走!”

林绝变色嘶吼,意图让凌云雷雕封印兽带着林氏人杰离开,却是发现,强大的封印兽居然惶惶颤栗,豪沃半点反抗的心思,浑身毛发与光泽都开始黯淡。

“唳!”

最终直接在一声惊恐的唳鸣声中炸碎掉了,化作洪浪,将之虚空都给炸出一道恐怖黑洞。林绝等人身处其中,直接骨断筋折,一个个咳血横飞,最终被至尊法身擒握在手中。

“噗!”

五指随意碾动,林绝等人都是咳血不断,一身骨骼都是粉碎。若非龚德华无心杀他们,只怕他们顷刻间都得化作飞灰。

随意的摆手一抖,七道身影如同死狗出现在秦鸿面前,生死存亡,全交予了秦鸿定夺。

法身抬眼,法力沸腾,再度看向了十城世家等人。豁然,世家人无不脸色大变,全都跪倒在地。

“求前辈开恩,我等知罪,还请前辈饶恕我等。”

岭南十城中,诸多世家长老慌忙求饶,惊惶大喊。即使是曹友德都是跪倒在地,不敢抗衡。

尽管曹家存在至尊老祖,但以气息盘旋,曹友德可以明显察觉到,曹家老祖比之龚德华要差上不止一筹。因为他也有见识过至尊老祖的法身,故此有判断,从而心有计较。

若是曹家不识好歹,龚德华寻来,灵宝世家也得大难临头。

所有人都处在惶恐中,即使是那些凶兽,都是颤栗不安,低吼不断,以宣泄中心头的恐慌。

龚德华冷眼看了这些人与妖兽一眼,最终拂袖一扫,十城世家之人纷纷咳血横飞了出去,一个个横扫数以万丈外。

“老夫不屑与尔等出手,更不愿多造杀孽,故此今日放尔等生路。尔等离去,莫要再自误,否则,本尊后辈若有意外,尔等之人,一个不留。”龚德华说道,声音虽是平静,但满场所有人却都是毫不怀疑他的话。

惹怒了一代至尊,绝对是有难以想象的灾难发生。至尊一怒,流血漂橹,这绝非空话。

“谨遵前辈法旨,我等定然痛心悔改,必不会再做出糊涂之事。”诸世家长老纷纷跪拜道,此刻唯唯诺诺,哪还有早先那般嚣张与狂妄。

“尔等去吧!”

龚德华随意摆手,不再过多计较,这般超然与平静,云淡风轻,让得秦鸿有些不大甘心。就这样让那些家伙离开,未免也太便宜他们了吧?

心头不忿,但秦鸿却不曾开口,龚德华如此做,必然是有着其如此做的道理。若是质疑,反倒是显得自己得寸进尺了些。

龚德华的情意有多深,秦鸿自然是能够感受到的。至尊法身的稀珍,他也是早有耳闻,远非当初那般见识闭塞的毛头小子了。故此,他深知龚德华对他的爱护,能够赠予三道至尊法身护佑,足以见其恩重。

须知,似林绝这样的林氏名门天骄,可都没机会有至尊法身护佑呢。林氏名门缺至尊吗?能够成为中原圣地八大圣族之下最为巅峰层次的望族,林氏的至尊数量没有一百,也得有数十位。

但以林绝这样的天骄,都难得至尊法身护佑。有此可见,至尊凝聚法身,非是那般轻易。

思及于此,秦鸿只得收敛心绪,将之那种不忿抛之脑后。

似乎是察觉到了秦鸿的心思,龚德华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继而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之天赋卓绝,但心性却过于刚强。既已到了此处,便须得收敛。中原,可非是中元,此地的水,深着呢。”

秦鸿点头,恍然大悟,龚德华如此作为,显然是为他铺路。岭南十城世家,虽然底蕴不是很强大,但却也非凡,至少比之抚远境的天器宗及凌天门那等势力要强大得多。

世家中帝尊必然不止一位,甚至如曹家那般,至尊镇守,家世与底蕴皆都非凡。若在今朝龚德华全部屠戮一空,将之这些人全都葬灭,那么,无疑将会让秦鸿得罪岭南十城所有人。

到时候,即使明知秦鸿背后有着至尊,岭南十城世家也必然不会放过秦鸿。而到那时,秦鸿如何在中原立足?龚德华虽是强大,但毕竟真身不在中原,若是秦鸿遇险,那当如何?

纵使至尊法身护佑,也不敌真正至尊。

看透这些,秦鸿当即羞惭不已。

龚德华平淡的摆摆手,随即转头看向了那些凶兽,其中为首的强大帝妖,如凌云雷雕,太古魔猿,太古魔蝶等太古凶兽后裔,他的目光则是变得平和。

“你们这些小家伙,也真是闲得腻歪了,老夫的后辈不曾欺凌你们,你们却来欺凌老夫的后辈,是当老夫离开中原千年时光,再无余音了吗?”

龚德华眯眼低语,随即抬头看向南岭山脉深处,猛然断喝道:“黑猴儿,青古,白老鬼,雷老头儿,佘奎太君,都死了吗?老夫不亲至,尔等要坐看几时?”

轰隆!

滚滚喝音炸开,传遍四方山脉,法力波动沸腾,竟是引动方圆百万里疆域都是滚滚沸腾,山脉轰鸣,群峰颤栗,古木摇曳,大地滚动,如同末世降临,要将之这方天地都给毁灭掉一样。

波动传得老远,剧烈不休,让得满场妖兽都是惶恐交加。特别是太古魔猿,凌云雷雕,太古魔蝶等强大帝妖凶兽,一个个脸色大变,浑身都在颤栗。

因为,龚德华口中那些名字,全都是他们这些太古凶兽后裔的老祖名讳。

“吼!哪个老不死的在诅咒老子!”

骤然间,南岭山脉深处,传来一道狂暴至极的吼啸声。声音炸开,宛如九天惊雷,天穹都是被直接吼碎,有无边罡风在翻腾,如欲灭世般。

随即,一头高达十万丈的盖世巨凶从山脉深处浮现,就像是一尊山脉突然人立起来,从茂盛的山林中站起。那是一头浑身长满黑色长毛,面目凶恶狰狞的太古魔猿。

“爷爷!”

化作人形的太古魔猿顿时变回原形,看着那远方的庞大身影顶天立地,整个人都是忍不住的彷徨,眼神带着敬畏。

紧随着那头盖世巨凶之后,山脉极深处的虚空突然开裂,一道青色翅膀突兀从虚无中穿透而出。翅膀锋锐如刀,竟是直接切开了虚空,使之天地露出一道宽达百万丈的天渊。

天渊内部罡风滚滚,凛冽如刀,随即一只展翅百万丈的太古魔蝶从中穿透而出。裂翅一扇,劲风滚滚,居然有着天崩地裂之感。

“太祖!”那化作人身的小太古魔蝶亦是恢复原形,脸色敬畏的看着那头现身的魔蝶。

同时间,更远处的地域,一只长达十万丈的庞大白蟒猛然蠕动起来,从沉睡者苏醒,撑起上半身,浑身土石簌簌掉落,山林古木轰然倒塌。

牠也不知道沉眠了多少年,绵长的身躯居然都化作了山岭,端是无比古老与可怕。

不止如此,在那深处,还有着一头凌云雷雕浮现,展翅数十万丈,遮天蔽日,且背负着浩瀚雷云,引动无边雷劫而来,浩荡天威滚滚,百万里疆域的南岭山脉都是轰鸣不断,不知多少生灵颤栗交加。

一时间,数道兽尊苏醒,走出山脉深处,朝着秦鸿而来。龚德华法身燃烧,平静的看着那些强大的兽尊,与之对视,带着一种凛冽的威势。

AA

武警浙江总队杭州医院预约挂号
襄阳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宫颈炎医院
南通牛皮癣怎么治
镇江白癜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