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天堂向左青春往右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11

我像一只身不由己的木偶,在灯光明灭的舞台上时笑时哭,当每一种伪装的表情,都深深刻上我破败的脸,我终于发现,观众席上早已空无一人,曲终了,大幕缓缓落下,留我一个人在暗夜里咿呀而舞。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阔别5个月,重拾了敲打键盘的指尖,面对着空白的屏幕绞尽脑汁的构思着这些俗不可耐的东西。有的时候呈着大字型躺在床盯着房顶禁不住在想,就这样望眼欲穿也挺不错的,还能假惺惺的叹息一声。半梦半醒的时候脑子里会闪过很多充满哲理的句子,有一瞬间的冲动想下床拿笔记录下来,开灯后,被光亮刺的眼睛有点酸涩,然后忘记了那些让我都觉得膜拜的神句,问候一下不知名的他祖宗,关灯接着睡觉。

在黑暗中,我睁开双眼看着单薄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莫名的觉得我的眼睛能不能算黑暗发光体,然后有点猥琐的嘿嘿一笑,在安静的房间引起了一点回音显得有点空寂,我突然觉得我像一名患者。无病呻吟的感慨了很久,顿时觉得白开水也会让人有一种留恋的味道,我想我最近定是看书看的走火入魔,不然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有。蒽,肯定是的。

无意中翻到前几年写的一篇狗血爱情小说,我竟然唏嘘不已,甚至还虚伪的为自己感动了一把,暗叹自己当年怎么还能写出这么虚无缥缈的东西。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喜欢吹嘘当年的自己如何如何,我冷笑一声,谁没几个当年,只不过当年这东西吞噬了多少人的青春啊。毫无疑问,青春是美的,尽管美得那么残酷。青春就是一个多面体,展现给世人的人是最青春,留给自己深夜忏悔的是罪青春。

有的时候我在想,我是不是不够爱惜自己,总是会让温热的液体爬满我的脸颊,幻想着一个人的醉生梦死,对自己好点,就会听见另一个自己说这是对你不够爱惜自己的弥补,我睁大眼睛盯着镜子里的我,嘴角的笑容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定点定向的生活过的久了,会越发的期待不一样的东西,于是就肆无忌惮的用所谓的青春去挥霍,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有点卑微的忏悔,象征性的用几滴廉价的眼泪去换取内心那点微不足道的救赎。人的内心都是可耻的,光照不到的地方注定会是黑暗的,我一直这么觉得,鲜红的心脏,肯定缠绕了黑色的脉络。我觉得我这样的想法肯定是被很多人嗤笑的,会觉得我想的过于阴暗。但我认同慕容雪村说的,世界本来只有一个,却因我们的思想不同而相左。

每次听到爱如潮水,我都会恶狠狠的想,爱如潮水怎么没把你淹死,当然这个你是不知名的,我还是喜欢哼”别隐瞒,对我说,别怕我伤心……”。我有一种愤世嫉俗的心态,对不公平的事跳出来大声指责,然后,然后心安理得的同流合污。

人一烦躁,会有很多连锁反应,我烦躁的时候看什么都不顺眼,对着房间大声啊啊啊几声,然后赶紧凝神静听有没有人骂我神经病,等几秒后猛然觉得心里有一股戾气缠绕,然后把一堆不顺的事从前想到后,越想越觉得胸闷气短,然后下决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到最后也没弄明白烦躁跟做人有什么关系。

有的时候我像个局外人,冷眼看着身边发生的一切,包括自己,我像个别人看不见的灵魂体到处游荡,看着自己入局,看着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我明明可以阻止的,却任由自己飘向背向天堂的方向。我一直都是偏执的,我并不是喜欢与众不同,我只是坚持我可怜的自由,对与错,谁能说的清楚呢,原谅我这样自欺欺人的行走,我期待并相信,终有一天,大家重逢的时候都将懂得。

鞍山好的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江门癫痫病专科医院
天津最好的医院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