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親歷者憶沒國民黨抗戰時免學費伙食費唔讀芣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12-08

核心提示:说到此,客观地讲,我和当时逃亡到大后方的青年学生们还应该感谢当时重庆的国民,在大后方办了许多所流亡中学,收容沦陷区流亡到后方的学生,不仅免收学杂费,还免收伙食费我的初高中時代設若沒有提供的這個條件,是無論如何上不起學的当时不仅是流亡中学全部免费,所有流亡的国立大学也全部免费抗战时期在重庆主持财政的孔祥熙据说曾多方设法筹集收入以满足大后方庞大开支,估计当时教育费的支出占一定比例

本文摘自《文史月刊》2005年12期,作者:乃月,原题为:我所经历的抗日战争

作者之父阮毅成:抗日战争初期任浙江省委员兼民政厅厅长,英士大学教授、行政专修科主任等职抗战胜利后任国立浙江大学法学院院长,1946年任制宪国民大会代表1949年去台湾,曾任台湾《中央》社社长、《东方杂志》主编、中山学术文化基金会董事会董事兼总干事、台湾政治大学教授兼法律系主任、世界专科学校教授着有《政言》、《国际私法》、《中国亲属法概论》、《法语》等

(一)

1937年暑假,我刚在浙江嘉兴小学读完初小准备升入高小时;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发生了这个事变将对国家对家庭以及对我自己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当时不到十岁的我,蒙昧无知只是看到时任浙江嘉兴专区专员兼县长的父亲比平时更忙碌,经常开会到深夜,街上不断出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标语和拿着各色小旗的队伍,到处贴着日货的宣传画

事变后不久,父亲即接到省府调令,着免去嘉兴专员、县长职务,改任吴兴专区(今湖州市)专员,不再兼县长于是那些来自安徽合肥老家被安排在县衙担任大小职务的乡亲们纷纷卷铺盖走人,父亲只带了伯父、姑父、堂兄几个至亲和我们全家五口迁到吴兴

吴兴紧傍太湖,同嘉兴一样也是长江三角洲上着名的鱼米丝绸之乡,并且是蒋介石当年起家所依靠的江浙财阀的基地之一(陈果夫、陈立夫兄弟都是吴兴人)由于战争爆发,人心惶惶,市面萧条,已无传说的往日繁华景象但城里私人花园比比皆是我们初来乍到即借居于一所丁家花园,面积虽不大,但园内楼台亭阁、草坪、喷泉俱全,十分精致

园的主人显然拥有更大更好的花园,此园一直闲置我到吴兴后即进入吴兴小学五年级因为战事日益紧张,国军节节败退,只听得今天这里失守,明天那里失守,富人们纷纷离家逃难,不仅市面更加萧条,学校学生也日益减少这年12月传来了首都南京失守的消息,父亲震惊,决定派人送继母和我兄妹三人,随姑母回到她在安徽巢县乡下的婆家去避难(我们老家无房无地)

父亲自己则和姑父(专署监印)、堂兄(勤务兵)几人留守岗位,直到吴兴沦陷前夕,才化妆商人乘船离开然而却在太湖岸边遇到日军,幸赖父亲机智应变才避免了杀身之祸,但随行的堂兄却因着装露出了马脚,当场为日军击毙,成为我家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第二个人姑父随身携带的专署大印,也在应变中沉落湖底为此父亲不得不向省府检讨并请求处分,所说省主席黄绍站以父亲忠于职责,撤退过晚免予追究

姑母婆家是一个十分贫苦的村庄全村除少数瓦屋外,大部分是茅草盖顶、黄土垒墙的简陋房子听姑母说,她因父母死得早,家贫,童年时就被送剥这里当童养媳,受尽了折磨我在这里初步领略了旧中国农村惊人的贫困

那时正值冬季,姑母家的茅屋四面透风,窗子很小,室内阴暗丽寒冷南方乡下没有煤炭取暖,那时我们兄妹三人都生了冻疮口这地方遍种水稻,一年两熟,但占全村多数的佃户和贫苦农民却经常以米糠、红薯和红薯叶子充当口粮可见那时农村租税盘剥之严重冬季地里不长青菜,许多农家都以秋天腌制的烂咸菜下饭,这是皖中农村特有的用盐泡制得发黑、生蛆、且有臭味的烂白菜起初我不敢下筷子,但看到当地人都用它下饭,也只有跟着吃了如果不是发生抗日战争,我大概是不会来这里的

偶尔心绞痛
脑梗血栓
前列腺癌术后ED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的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