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

天禅佛道 第三章 李遥失踪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天禅佛道 第三章 李遥失踪

这天早上,玄幻和尚正在和李德江、李燚森在演武大厅讲解“伏魔刀法”精义,丫鬟翠儿慌慌张张、满含泪珠地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大老爷、老太爷,不好了,小少爷不见了!”

厅中三人一听翠儿的话,忙丢下手中武器,李燚森快步奔入内堂,只见夫人已经晕倒在床上,脸色惨白,两行清亮的泪珠挂在腮边,气息似有似无。李燚森忙伸出左手拇指按住夫人鼻下人中,右掌抵在夫人胸前徐徐送入内气。

身后跟过来的翠儿见夫人此时已晕倒在床上,便跪倒在李燚森的脚边哭泣道:“大老爷,小少爷他,小少爷他突然不见了”

李燚森边给夫人输入内力,边疾声问道:“别哭了,发现小少爷什么时候不见的?”

翠儿战战兢兢地哭泣道:“就在一刻前,奴婢和夫人去外间早餐进来,就发现熟睡在床上的小少爷突然不见了。夫人以为是老太夫人进来抱走了小少爷,奴婢去老太夫人的房间,却发现此时老太夫人还没起床。奴婢问过那些小姐妹,她们都没有看见有人抱走了小少爷。”

翠儿满脸泪珠,抬头看着李燚森十分担忧地哭泣道:“大老爷,小少爷他那么小怎么就不见了啊,他不会出事吧?”

3,..此时,玄幻和尚和老太爷李德江也跟进了内室。玄幻和尚走上前来打了一声“阿弥陀佛”佛号,便对着夫人的额头虚diǎn两指,李燚森立即觉得抵在夫人胸前的手掌热气激荡,竟差diǎn弹开了自己的掌力。

李燚森突然感到夫人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只见她慢慢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丈许怀里,便上气不接下气地説道:“森哥,快找遥儿,咱们的遥儿不见了,我好可怜的遥儿啊!”説完就伏在李燚森的怀中悲悲切切地哭了起来。

李燚森轻轻拍了拍夫人的肩部,柔声説道:“阿瑛别哭啦,快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咱们的遥儿谁抱走了!”

夫人本名叫林珂瑛,是林家庄老太爷林开忠的爱女。老太爷林开忠是林家庄“太和剑”掌门人,他有三儿一女。大儿林英男,七十二招“太和剑”使得出神入化,特别是“太和六阳十三剑”十分了得,行走江湖闯出很响名头,曾一人在“湘西五鬼”、“江北六煞”车轮战下不见败迹;二儿林英重,六岁开始修习“太和剑”,由于他天赋极佳,对“太和剑法”情有独钟,深得“太和剑”精髓,自创“太和十九剑”,在十一届比武大会上一举夺得冠军;三儿林英豪,幼时不喜习剑,林开忠便请来私塾先生在家专教他修习术算经文,在皇考中落榜,失意落魄下便开始修习剑法,二十余年习剑方才领悟“太和剑”要领,一套“太和太阴十三剑”威猛无比,江湖人称他“落弟十三剑”。林开忠在五十开外妻子生得林珂瑛,自然视若掌上明珠。

十年前,林开忠与李德江在参加每十年举办的第十二届武林大会上相遇,两人对各自武艺十分佩服,自是惺惺相惜,结为了知己好友。谈及儿女婚嫁立业之际,李德江得知林开忠有一爱女待字闺中,便邀请闽南本家好友“神风庄”庄主李太贤从中牵线。林开忠在武林大会上自也见过李德江独子李燚森演习的“独孤残雪刀法”,见他所使刀法十分精湛,武艺不在二儿林英重之下,虽觉得女儿小了李燚森将近二十岁,但见李燚森高大威武,英气飒爽,为人豪迈,更是武艺超群,其家族在江湖中也颇有名望,便一口应承了这门婚事。

林珂瑛自嫁与李燚森,深得丈夫疼爱,夫妻两人恩爱有加,一刻不见就似丢魂落魄。眼见丈夫已人到中年,自己还未给他留下一个子嗣,心下自是常常悲苦,自己不仅每月初一十五要上庙烧香求佛,还在家中供奉观音菩萨塑像,日日上香诵经,背着丈夫不知流过多少泪水。哪知得一佳儿才刚刚足月便一下失去了踪迹,出去一忽儿回来睡在床上的遥儿便不知了去向,母子连心,让她如何不心急如焚,急火攻心之下就晕倒在了床上。

林珂瑛见丈夫询问遥儿,便将刚才发生之事如翠儿所叙説一般急急説了出来。

玄幻和尚、老太爷李德江和李燚森三人互相望着,均是感到十分疑惑不解。三十余年来李德江父子在江湖上行走,一切按江湖规矩行事,江湖中人也尊敬有加,更没有树下强敌,父子武功也非一般江湖中人可比,加之玄幻和尚还在庄上坐阵,是谁在他们不知不觉中闯入内室抱走了遥儿?三人都觉得此事十分蹊跷,玄幻和尚和老太爷李德江四下查看门窗均无破损,房内也无任何可疑痕迹。

突然,坐在床边的李燚森发现夫人床头有一红色锦帕,他伸手取过来,一丝淡淡的香气涌入他的鼻翕。他感到十分奇怪,这不是夫人惯用的香料,这种香料他还是第一次闻到,香味十分淡雅,馥郁芬芳。他用手指捏了捏那红色锦帕,觉察到帕中还有它物,便顺手拉开锦帕,发现里面有一张十分柔软的丝巾,李燚森展开那丝巾来看,脸色立时大变。

原来,丝巾上露出了一行绢秀的字迹,上面写着:“保镖无力,镖失儿亡,镖回儿回!”

李燚森突然想起王一水一行众弟子保镖至今未回,只因这一个月来痴迷于“伏魔刀法”习练之中,致使自己忘记了这一重大保镖事件。

玄幻和尚和老太爷李德江见李燚森神色有异,忙靠近察看那一张小小的丝巾,待见到丝巾上所留内容,玄幻和尚自是疑惑不解。

李燚森将夫人平放在床上盖上锦被,对夫人安慰道:“阿瑛,别怕。咱们的孩儿已经有了着落,是一个小姑娘在和咱们开玩笑,你看这就是那小姑娘留下的字迹。你躺着好好休息会,待我和父亲及大师出去商量商量。”接着又轻声地説道:“阿瑛放心,咱们遥儿福大命大,自然不会有事,他很快就会回到咱们的身边了。”不待夫人察看那丝巾上的字迹,李燚森急速回过头来,吩咐丫鬟翠儿好好照顾夫人,便随着玄幻和尚及父亲退出了内室。

李燚森来到大堂,急忙喊来管家靖伯,询问王一水一行人是否已回庄上。

管家靖伯急忙回道:“自大少爷你回来后,王一水镖师及一行众镖师都没有回来,这一段时间大少爷和大老爷与玄幻大师一直在演武堂习练刀法,属下未敢打扰。”管家靖伯平时已经习惯称谓李燚森为大少爷,眼下小少爷已经出生,他一时还没改过口来,此时事态急迫,也没想到自己已经是口误了。

正在此时,忽听庄门外传来几声马儿的嘶鸣声音。李燚森箭步奔出庄门,看到大弟子王一水伏在马鞍上,刀鞘空着,满身血迹斑斑,看样子那血迹均已结痂许久。

李燚森急忙上前扶着王一水,才发现王一水已经不醒人事,他伸手摸了摸王一水的鼻息,感到他的气息如游丝一般十分微弱,便急切地喊到:“一水,一水,你怎么啦?快醒醒,发生了什么事,快回答我!”

玄幻和尚、老太爷李德江见此情景,也赶紧上前帮助李燚森扶下王一水。一行众人抬着王一水来到大厅,玄幻和尚见王一水脸如金纸,气息似有似无,他俯下身来摸了摸王一水的脉搏,站起身来摇了摇头,沉思许久后对众人説道:“此人好像是受到了域外“合合碎山掌”的突然袭击,内腑已全部碎裂,只怕已行将土木了,全凭一口真气吊着。”接着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合合碎山掌’也只听先师曾经提起过,老纳从未遇见有人使用,在境内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刚猛的功夫了?”

玄幻和尚和老太爷李德江两人相互瞧了瞧,diǎn了diǎn头后两人盘坐下来急忙给王一水输入内息。盏茶功夫,王一水头上冒出冉冉热气,本已如金纸的脸色渐渐有了红润,王一水缓缓舒醒过来。他一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情形,便立即大声喊叫道:“师父,镖被强人劫持啦!众师兄弟都已经遇难了,弟子无能,弟子无”喊了这几句话,一口气再没续上,就突然停语,便此气绝而亡,而那身子却仍直直坐在地上,血红的两眼直视前方,使在场之人好不惊骇。

李燚森本想向王一水询问对方到底是何方高人,但见王一水已然长逝,不禁双膝跪倒,垂泪説道:“一水,是我害了大家,是我对不起所有兄弟!”

此时,玄幻和尚走过来向老太爷李德江和李燚森揖手説道:“贵府发生如此重大事件,怕是不能凭一人之力查出劫持小师弟及抢夺镖物之事了,加之域外‘合合碎山掌’这等功夫现身在境内,待老纳回归云安寺向先师和众位师兄弟禀报一下今日之情形,再请先师定夺。”

老太爷李德江正有邀请云安寺老仙长出面主持的意思,只因自己父子刚受玄幻师父传授刀法之恩,更不好再开口向玄幻师父请求,听完玄幻和尚的话,心下十分感激,便向玄幻和尚行礼道:“若能得众位老仙师相助,自是再好不过,只怕惊动了众位老仙师法体,弟子心里不安。”

李燚森父子送走玄幻师父回到大堂,老太爷李德江立即喊来管家靖伯吩咐道:“此次护镖十八名镖师全部归于极乐,靖先生查明各家详细地址,给每家送去黄金二百两给予安抚,同时以家族之礼厚葬王一水。”靖伯得到老太爷李德江的旨意,便立即召集李府余下护院镖师,按照老太爷吩咐将安抚金分别送到遇难镖师家中,自己则带着一行杂役安排王一水的丧葬事宜。

紧接着,老太爷又吩咐儿子李燚森道:“森儿速去请你二伯及三伯过府议事。”李燚森应承一声便立即向两位叔叔家中赶去。

李家庄住有李姓人家五百余户,家族在此发展百余年来,李姓人丁十分兴旺,方圆两百余里各行各业都属李德江三兄弟管辖区域,老太爷李德江既是李家庄大庄主,又还兼任了李姓家族族长。

老太爷李德江共有三兄弟。二太爷李德化是一名拳师,幼时要大哥李德江传授“斩魔刀法”,李德江未得恩师涵柏许可,自不敢私自传授二弟刀法。李德化一气之下出走家门,在漠北机缘巧合,遇到名噪一时的漠北“寒阴拳王”门主李浓,李德化便认他为本家长辈拜在其门下。李德化学习拳法十分刻苦用功,在所有门徒中称得上是佼佼者,甚得李浓喜爱,更是悉心传授他拳法。李德化在漠北习拳二十五载,练就“寒阴拳”三十九路四十八式,一身好拳法打遍漠北无敌手。他回到家中自开了拳馆,有习拳弟子将近百人。膝下有一儿李立鹏,今年四十六岁,所使“寒阴拳”刚猛有力,十名普通拳师难得近他身边半步,其“寒阴拳”在他手中使得淋漓尽致,小碗粗的树木都能给他一拳击断。

三太爷李德群,性情温和,不急不躁,自幼跟随北海“嗜魔追魂枪”庄主王岚旭习练枪法,练就“嗜魔追魂枪”十九招三十三式,枪法使开来,枪影如风水泼不进。第九届武林冠军崔巍挑战王岚旭,李德群出面与之比试,与崔巍大战五百余回合,最终崔巍在李德群所使“嗜魔追魂索命枪”十二式上落败。李德群回归李家庄,再不与人比试武艺,平时只陪着夫人喝茶闲聊,高兴时也指diǎn指diǎn两个儿子和家族武馆学徒练习枪法。

李德江三兄弟平时不大来往,只有家族中发生了大事,三个庄主才会聚在一起协商。不一会儿,二太爷李德化,三太爷李德群就先后来到李德江的府中。二太爷李德化人未到声音已先到了:“大哥,这是怎么啦?平时兄弟就説过不明镖物不接,怎么不听劝呢?这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做下的,待我去找他算账去!”

李德江招呼两位兄弟入坐后,沉声説道:“仇家目前还未查清,当务之急是请两位兄弟全力照看庄上,家族护卫调度暂时由德化掌握。事态紧急,我现在出发前往五丈谷查探失镖原由;森儿率一百名护卫分不同方向对方圆两百里内进行搜查,务必寻回小孙李遥!”

听了大太爷李德江的吩咐,三太爷李德群立即站起身来説道:“大哥既是庄主,又是族长,主帅不离其位,查询失镖之事交给小弟去即可。森儿现在就率护卫出发寻找侄孙李遥不可耽误。”

二太爷李德化见三弟德群主动承担追查失镖之事,也忙站起身来向大哥説道:“小弟现在就回去召集所有弟子,会合森儿找寻侄孙李遥,大哥坐阵庄上,静待我们的好消息吧。”

离遥儿失踪已有个多时辰,翠儿在大堂门前已经来来数趟。李燚森早已是心急如焚,听完父亲和两位叔伯的吩咐,当即站起身来向父亲及两位叔伯躬身行礼,便急忙退入内堂向夫人告别。早已在门外等候的一百名护卫,在李燚森的吩咐下,呼哨一声便向着庄外八个方向搜寻出去。

云安寺傍崖壁而建,早春的气息在这座寺院中更显得突出,院中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挺拔苍翠中新的绿芽在枝丫上正在鼓起小小的嫩绿。那映在菩提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晚霞之中。大殿内的壁画因遭受多年风雪的侵袭,已是色彩斑驳模糊不清。第一进为天王殿,天王殿的左右为钟楼和鼓楼。过天王殿,中间供着“三世佛”大雄宝殿。二进为圆通殿又名观音殿,殿中供有十一面观音铜像。第三进为药师殿,殿里供奉南无消灾延寿药师佛。最后一进殿中供奉着大小佛像百余尊,他们大小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神情动作千姿百态。有的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有的朱唇微启,面带微笑;有的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有的金鸡独立,手舞钢鞭;有的眼睛半闭,手持经卷

在这大殿的居中位置,一位老僧人面朝里盘坐在蒲团之上,他头戴一dǐng毗卢帽,身穿一件红色袈裟,手里拿着一个小圆棒正在有节奏地敲打着面前的木鱼,他手中小圆棒和面前的木鱼或许是因为长年累月在他手中使用的缘故,都已显得光彩夺目。少倾,只见那老僧停下手中敲打,缓缓説道:“玄幻既已到殿外,为何不进来説话?”

玄幻和尚快步跨入大殿,跪拜在那老僧的身后叩了三个响头才説道:“先师让弟子下山寻访的小师弟已经寻到了,只是事出突然,现在小师弟又不知去向了。”

玄幻和尚把此次下山寻找小师弟的经过一一向那老僧细説后,接着説道:“李府有一众镖师护送一副楠木棺木至五丈谷,途中被人劫持,十八名镖师除一人凭一口真气回来报信外,其余全部西归,对方所使武功好似先师曾向弟子讲过的‘合合碎山掌’。”

那老僧听玄幻説道发现“合合碎山掌”踪迹,不仅浑身一震。回过头来,只见他颈下白须飘飘,两只眼睛已被浓浓的金色眉毛盖住,已看不出他眼神光彩,但他两边脸盘十分红润,有如婴儿肌肤般嫩滑。这位老僧就是当年曾经在江湖中叱咤风云的“金眉和尚”,几十年来,江湖中没人知道他的俗家姓名,倒是提起金眉和尚的名号江湖中人无人不晓。

长春牛皮癣可以治好吗
检查京都儿童医院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医院
日照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遵义市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