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公立医院卖买的对与错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14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杜淑英

  讨论公立医院当初的“卖”与现在的“买”,不能就事论事,关键在于透过现象找出症结所在,探讨切实可行的防范预案,为新医改的顺利实施奠定基础。

  笔者认为,公立医院的“卖”与“买”,是特定情景下的产物,或者可以称作两次医改的附加品,不能简单地用“对”或“错”截然分割或评判。由于上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我国政府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例持续下降,影响了政府在医药卫生事业上的投入。当时的医改,一是同全国的改革开放一样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二是其指导思想和宏观政策框架就是既要公立医院引入市场机制,又不允许市场化运作。为了生存和发展,“卖出”公立医院的现象便应运而生。关乎人类生命与健康的医疗机构无可奈何地成了利润最大化的追求者,客观上影响到了医疗机构对公益属性的固守。如果将“卖”的责任仅归结于一些地方政府对改革的认知存在问题和甩财政“包袱”,不但有失公平,也不能以理服人。政府对医药卫生事业财政投入的严重不足和减轻国家财政负担的医改政策,起到了“卖出”公立医院的催生作用。

  公立医院具有救死扶伤、健康促进的公益性质,政府充足的财政投入和稳定的卫生政策是其公益属性和医学科学健康发展的保障。医务人员被时而姓“公”、转眼又改姓“私”的变化搞昏了头脑,不仅挫伤了医务人员的职业情感,而且对于医学事业的可持续发展极为不利,更重要的是损害了大众的切身利益。

  新医改正视上述问题并加大了改进的力度,国家将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和补偿机制的改革,政府将在三年内为医药卫生事业筹资8500亿元人民币,从而促使公立医院实现公益属性的理性回归。笔者认为,完善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是使公立医院体现公益性的基本前提和有效保障,而不是医院“回购”的风向标。新医改实施后,不能因为政府和中央财政加大对公立医院的投入,个别地方政府就借机筹划局部利益和盘算小账。目前出现的“回购”民营医院的现象,反映出新医改在制度和制约机制建设等方面所面临的重要任务,各级地方政府应当以国家利益为重,对新医改政策要认真学习、领会和正确把握改革方向,把“维护人民健康权益放在第一位”,把“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落到实处,从而确保新医改健康有序地进行。

  笔者注意到,医改方案中提到“要积极稳妥地把部分公立医院转制为民营医疗机构、鼓励民营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院和落实非营利性医院税收优惠政策”。那么,会不会有人借此开动脑筋为地方局部利益精打细算,如先将民营医院“买进”获得财政补偿后再转制出去;或者以“民营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院可以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为依据,不加控制地派生出许多民营非营利性医院?甚而会不会由此刮起新一轮的什么“风”?这确实值得我们深思并关注。


变压器500专用冷油机公司

研磨机专用冷水机

小型工业冷水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