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

二战后日本性肉弹攻势妇女以勾搭美国兵为荣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19-06-30

日本很会使用“性”在战争中的特殊效用。在日本的侵华战争中,有多少中国女人被强暴、轮暴,甚至轮奸,又有多少被侵略国家的妇女被强迫为“慰安妇”。

历史很会嘲弄人。在战后一个很长的时期里,连日本政府都专门组织妓女慰劳美国大兵。日本女人们争先恐后,都以能巴上美国兵为荣,即便巴不上白大兵,至少也得凑合巴上一个黑大兵。

日本战后妓女为美军服务

1945年8

中国皇位继承罕见一幕爷爷继承孙子皇位

月18日,即在日本投降的第三天,其政府再次借助“性”的战略战术功能,决定三点措施,重点是如何用慰安妇来迎接和犒劳美国进驻军。十天以后,在平时百姓禁入的皇宫广场,召开了声势浩大的“特殊慰安设施协会”(简称PAA)成立大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卖淫托拉斯,号召日本女性加入,声称这是“为国家做贡献”。PAA前后征集两至三万名慰安妇。在世界历史上,由政府出面,大规模用自己国家的女人的“肉体”来满足占领军的“欲”,日本堪称空前绝后。

日本的“性肉弹”果然起了战略功用,可怕的性病在美国占领军中蔓延,随后又由他们带回自己的祖国。

一位美国随军牧师拍摄下在PAA前排队,大叫“快!快!快!”的丑态,结果在美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响。在强大的压力下,PAA被迫关闭。

日本政府的这项措施是为了构筑起性的“防洪大堤”,即用“专业妓女”来保护“良家妇女”。其实,丝毫未能阻止美国大兵的“性占领”。电影《肉体之门》就揭示了美军是怎样蹂躏日本良家妇女的。

这也好,为日后小说家和剧作家们提供了素材,产生了像《蝴蝶夫人》那样的作品。连中国人都沾上光,能观赏到《人证》那样的日本电影。

《人证》的情节十分动人心弦。一个前美国黑人士兵穷困潦倒,流落街头,在奄奄待毙前,告诉儿子一个秘密,他是自己与一个日本女人的结晶品。

儿子满怀希望到日本去寻找生母,谁知横尸东京街头。

日本警方经过广泛而周密的跨国调查,终于真相大白。凶手就是死者的亲生母亲--一名耀眼的服装设计明星。

原来,当年这个女人为生计所迫,与一名美军黑人大兵生下一子。后来,这名

子婴为什么要杀赵高子婴是个怎么样的人

黑人大兵撤回国时,由于对黑人的种族歧视,美军当局只准孩子随行,结果母子天各一方。

这位女子在悲痛中,隐瞒以往,发奋图强,苦学上进,终于在日本的经济起飞中,出人头地,并有了新的家庭和孩子。

就在旧伤已痊愈之际,突然黑儿子又闯入生活。眼看地位名利就要为丢脸的过去而崩溃,她企图用金钱打发这个不速之客,但这个儿子不为所动,一心认母。于是,妇人立起杀机,装作亲热,却将利刃捅进儿子的胸膛,但刺到一半,又手软了。被眼前残酷的现实震惊了的儿子,顿时完全心死,干脆用力向刀冲去,主动结束了自己年

奇耻大辱揭秘沙俄用40头骆驼都运不完的西夏宝藏

轻的生命。

最后,事情败露了,忠于职守而又富于人情味的警察,网开一面,让这位母亲跳崖自尽,以免受审而判死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桓温杀气腾腾的脚步越来越近,司马昱惊慌失措地步步后退。哪知道祸不单行,大后方又传来噩耗,东晋的两任皇帝接连死了,活得都不长。

司马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桓温却是心中窃喜:这是上天在暗示我取代晋吧。

19岁的司马聃死了

361年,也就是谢万被废的第二年,东晋的第5任皇帝——晋穆帝司马聃驾崩,年仅19岁,在位17年。

就在5年之前,司马聃14岁,按照惯例,加成人礼。皇太后褚蒜子看着他平安长大,松了一口气。向天下宣告,不再垂帘听政,退回到崇德宫养老。她已38岁,太累了,早想歇歇了,希望度过幸福安逸的后半生。

然而建康城内开始发生诡异的事情,小孩子们到处在传唱一首歌谣:叫《阿子闻》。每一首的结尾都有一句话“阿子汝闻不?”声调凄苦,悲伤的气氛弥漫了整座城市。

歌词谁写的?是谁教传唱的?不得而知。

褚蒜子听到司马聃死去的消息,想起了这首歌,伤心欲绝,放声大哭:儿啊,你听到母亲的哭声吗?

司马聃的妻子叫何法倪,何充弟弟何准的女儿,她和父亲一样,信奉佛法,不知道什么原因,和司马聃没有生出一男半女。

褚蒜子没有办法,只好找其他人,谁最合适呢?选中了司马聃的叔伯兄弟司马丕。

历史似乎开了一个玩笑。因为19年前,司马丕就该做皇帝了。

当年,东晋的第3任皇帝成帝病逝,按照规矩,轮到长子司马丕即位,但当时他才两岁。权臣庾冰说:国家多难,应当立年长的人。

于是成帝的弟弟登上皇帝宝座,为康帝。康帝死了,儿子司马聃即位,却没有后代,真是天意难料啊。康帝这一脉就绝后了,只好又回到哥哥成帝这一脉。

这可能说明:如果真正属于你的,不要争,兜兜转转又会回到你手里。

大才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就在这一年,还有个人死了,就是徐、兖二州的刺史郗昙。这两个州是朝廷最后的“自留地”,其他的地盘都“姓桓”了。

建康要负隅顽抗,桓温要一统天下,双方火药味很浓。

朝廷看中的一个人叫范汪。他在历史上名气不大,但在当时他的新闻也上过一两次“头条”,因为他脸上有个招牌,上面刻着两个字:“装逼”。

范汪本人很有才学,但喜欢假装清高、矫揉造作。他先后做过庾亮、桓温的幕僚,应当说和两个领导关系都不错。桓温出于对他的感谢,上表朝廷请求让这个“秘书”任江州刺史。

范汪想:桓温权倾天下,如果我去上任,别人都认为是走后门的,多丢人啊,一切要靠自己的奋斗。

于是上表朝廷,申请去做东阳(今浙江金华、义乌一带)太守。也就是说,放着省级干部不做,主动要求做市级干部,轰动一时。

桓温大丢面子,好心当成了驴肝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