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帝色撩人第一千八百零八章帝后携手万人之巅

来源:  点击次数:3  时间:2018-10-18

帝色撩人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帝后携手,万人之巅

小÷说◎ 】,♂小÷说◎ 】,

皇宫。

百官早已在承天门外等候。

皇后凤舆抵达午门,钟鼓齐鸣,使者复命。

直至抵达内庭,终于,凤举走下了凤舆。

望着眼前仿佛没有尽头的朱红礼道,凤举的思绪有些恍惚,她一步一步踏上红毯,向着宫闱深处走去,与此同时的,是脑海中过往记忆浪潮一般一波波、一幕幕闪过。

当年,她在萧鸾尚未登基时便嫁给了他,所以萧鸾后来登基为帝,她只是进行了皇后册封,当下这种情形她并没有经历过。

那时,她大概也是抱着现在这种心情,幸福,喜悦,对未来充满期待,或许那时的喜悦比现在更加强烈,因为那时的她心无旁骛,没有顾虑,没有担忧,满心就只有幸福。

现在,她已不再单纯。

眼前的皇宫不再是华陵城的那座皇宫,她许以终生的男人也不再是那个曾让她痛彻心扉的人,不再单纯、满心顾虑的她,再次让自己鼓足勇气,踏进了这座崭新又陌生的宫闱。

古来帝王家,宫墙复重重。无论何处,皆是如此。

这一次,余生漫长,她尚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选择是对是错,可是,她要嫁的那个人此刻应当就在这条路的尽头等着她。

爱欲如鸩酒,酒香总是诱人,为了这个人,她终是心甘情愿,准备再醉一场。

万人瞩目中,慕容灼亲自将凤举迎上典礼高台。

两人并肩站在万人高处,风吹动了高台上的风铃,凤举绣着九天凤凰的嫁衣在风中翻飞。

他们二人,皆是从炼狱劫难中重获新生,踏着敌人的鲜血一步步走上这万人之巅,从今以后,无人再敢冒犯他们分毫,能伤他们的,大约,唯有彼此了。

可是,七年同行,浴血相伴,或许,他们早已不分彼此,又如何舍得自伤?

“阿举。”慕容灼握住了凤举的手,“登基那日,朕也是如此身居高处,可是当时朕觉得孤单,现在有你相伴,便不会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生,我生,你死,我必追随。”

慕容灼的声音一如既往,似寒泉在冰下潺潺般动听。

凤举回望着他,良久,凤眸飞扬,莞尔一笑。

慕容灼顷刻被晃花了眼睛,不知是因她的笑容,还是她眼底的璀璨。或许,只是遮在她眼前的金流苏太过晃眼了。

慕容灼伸手拂起了凤举的流苏遮面,缓缓地垂下了头。

跪在台阶下的众臣久久等不到动静,悄悄抬头望去,就看到那站在高处的两人拥吻缠绵。

这两个人都是上天造物的杰作,风华灼灼,举世成双,此刻站在一起,除了他们彼此,大约这世上再无人与之匹配。

壁影成双,天作之合。

在他们身后嘛……是青天大白日。

朝臣们悄悄摸摸地望着,个个满面笑意,小声议论。

“这青天白日的,陛下果真是血气方刚,也忒急性。”卢茂弘说。

“嗯,需先将大典完成。”温伯玉说。

“人不风流枉少年啊!陛下如璧君子,但也食人间烟火,怕是这些年忍得辛苦,情有可原,情有可原。”裴待鹤笑眯眯地说着。

其他人一本正经地鄙视他不正经,回头却都暗暗点头。早年都说陛下给凤云止做入幕之宾,日日同榻相拥而眠,可如今想来,若真是如此,且不说凤瑾这等家教严苛,是否能容,便以人伦来论,恐怕凤瑾早该做了外祖,可见,裴待鹤说陛下多年忍得辛苦,并非全无道理。

陛下这也算是修得正果了,情有可原啊!

自洁式空气滤筒
环保球
融侨阳光城方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