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寡妇门前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19-06-03

四爹老的那年,四娘才三十二岁,最小的娃——五妮还拱在四娘的怀里,吃着奶。她不知娘为啥流那么多泪,只知道自己吃饱了,小嘴还啃着娘的“豆豆”玩,那咯咯的笑声,让四娘的泪更像耙子扒似的,但四娘并没有在娃们面前哭出声。

乡亲们说:“四娘太年轻了,命太苦了,日子太不好熬了,她恐怕难撑住的,要是那样,这个家就零散了,小哩老哩都跟着受罪。”那时候,四娘家有五个娃,还有七十岁的婆婆。

刚过了四爹的“五七”,麦子就熟了,以往的年份,四爹四娘总是挨着肩上地。惹得乡亲们说:“就您俩起哩早,就您两口子亲,挨恁紧!”乡亲们想,今年四娘家的麦子肯定收哩晚了,但刚到地里便发现,四娘不知啥时候都起来了,一亩地的麦子已割了一大半,四娘没有直腰,只听见她的镰刀噌噌地响,便有乡亲唤她:“她四娘,一夜没睡吧?歇歇腰,来,上俺这儿喝口水!”四娘从麦子中抬起头,朝人家笑笑,说:“俺不渴,俺有。”四娘的脸上,一绺一绺的头发贴着,沁出了水。

麦罢了,新麦入了圈,进了囤,四娘的娘,便来看闺女,脚没进屋便把四娘搂了哭了,“妮呀,看你瘦哩!”夜里,娘给闺女说体己话:“妮儿呀,你还小哩,就打算守一辈子?娘都给你想好了,再找个好人过日子吧!带着娃走也中!”四娘不吭声,娘便急了:“你这死丫头,你不心疼自己,娘还心疼哩!你要是苦坏了身子,还叫娘咋活哩!”四娘像个孩子似的拱在娘的怀里,娘说:“傻丫头,哭出来吧,哭出来,得劲些儿!瞅瞅,泪把娘的怀都湿透了!”四娘终于开了腔:“娘,俺就是再找人家,也等过了他爹三周年再说;再一个,俺哪儿也不去,谁愿意了就上门来,俺要是走了,俺娘都70岁了,身体又不中,还咋活哩?”

自从四爹死后,四娘头上的那束红丝带便换成了白的,四娘的头发黑,四娘的头发亮,白丝带一束,越发的明。惹得不少乡亲说,人家四娘咋打扮咋好看,就是中!四娘的贤惠,是四乡八镇公认的,不但一个人种着十来亩山地,供着三个娃上学,还把婆婆伺候得白白胖胖,而四娘的美,也是谁见了都说好,于是,便有人给四娘正儿八经地提亲,也有一些乡村的汉子们怀着不良的心去接近四娘。

转眼间,四娘的大妮都上到了高中,并成为学校的才女,有不少文章在校内外的报刊发表,还拿了稿费回来敬娘。看着闺女有出息,四娘觉着再苦再累也值,每一个夜晚,四娘伺候了婆婆睡下,又打理好五妮,再去猪圈牛屋看看,都半夜了,她便习惯性地捶捶腰,心想真是岁数不饶人呀!随即便又笑了,自己才多大呀,35岁!照照镜子,头发还是又黑又亮又明,那脸蛋儿也几乎找不出什么皱纹,“他爹,您要是活着就好了;他爹,您要是活着,俺也不会??????”四娘把自己的嘴片咬住了,但那泪却河一样地淌了。

那一年的八月十五,月亮明哩很,四娘把五妮叫到跟前说:“你在家吃月饼,照顾好您奶,娘趁着月亮头上地再刨一会儿落生儿。”四爹活着的时候,他们常常这样做活,又凉快又能避了娃们说说悄悄话,累了,他们就坐在一起,四爹便把她搂了说:“妮儿她娘,俺一辈子亲不够你!”四娘说:“都几个娃的爹了,还恁没材料,你亲俺,俺可不亲你!”“亲不亲?”四爹便把手伸进了四娘的怀间,四娘是怕痒的,边笑边整个身子拱进了四爹的怀里:“亲!亲!俺亲你两辈子,三辈子,四辈子??????”四爹把四娘的嘴紧紧地堵住了。

“四嫂,活做不出来,也不言一声,也不睡了,连明彻夜地做哩!”一个人的话把四嫂的思绪打断了,是四娘的邻居。四娘笑笑:“您也没歇着,多累!”那人边说边上来,一下子便把四娘抱住了:“四嫂,四嫂,兄弟想起你,再累也不累了,我都急死了,俺四哥不在了,你就不想,你就能熬住,救救兄弟,兄弟也救救你!”四娘被死死地压住了,嘴也被堵住了,衣服也破了,眼看??????四娘拼尽了力气,把那人的裆抓住了。那人向四娘求了饶:“嫂子,我不是人,我错了,错了,你快松手,快松手??????”

那人却不思悔改,故意制造出许多有关四娘的谣言,说得头头是道,有鼻子有眼,让人不得不信,俗话说,吐沫也能淹死人,流言蜚语压得四娘喘不气来。但每天清晨,人们照例看见四娘的灶屋依然升起村中的第一缕炊烟,照例看见她黑明的头发束着那白丝带,照例看见她扛着镢头昂着头上地,但晚上,四娘的泪常常洇透了被角,还背了娘和娃到四爹的坟上,她一遍又一遍地唤着:“妮儿她爹,您为啥撇下俺一个人呀?您说过疼俺亲俺一辈子哩!俺真想找您去,可咱娘咱娃谁管哩!妮儿她爹,俺没做过亏心事,没做过对不起您哩事;妮儿她爹,您给俺说话呀??????”

四娘最终吐了口给自己找个伴儿,如果四娘走人家,容易哩很,但四娘的条件依然是让人家上门,可五个上学娃和一个近80的老娘,谁都会怵一头!媒人给四娘说的人,有不少还是城里的干部,也有不少乡里的富户,但人家无一例外是要她过去,但四娘却铁了心不变条件。四娘的娘搂着她哭:“死闺女,你就恁死心眼,你不会过了门再说,你也不能为这个家苦死!几个妮儿识恁些字弄啥,甭上学了!当娘哩应该,也不能让他们把娘吃喽!”近门的亲友都来劝四娘,但她依然没有改口。

四娘最终没能把自己嫁出去,60岁生日的时候,五个妮儿围在她身边笑,还有一群叫着“外婆,生日快乐”,抢蛋糕吃。她也笑了,却说:“要是您爹活到现在就好了!”闺女们一时便没了言语,四娘却又笑了,叫着:“五妮,给娘梳梳头,好好梳梳,把那红丝带也拿出来,红丝带白丝带都给娘扎上,这是娘年轻时,您爹给娘买哩,娘稀罕,您爹也稀罕哩,他知道娘今儿生儿哩,看着一大家子,他能不高兴?娘要打扮漂亮些,让您爹看!”

四娘像孩子似地笑,而娃们的眼里却满了泪。四娘没有听娃们的话,跟她们去享清福,每天清晨,我们照例会看见她家飘起的第一缕炊烟,照例会看见她扛着镢头上地,更会听见她亲热的话语,响在邻里间:“他大叔,这是俺妮从从城里带回来的,您尝尝!”“她二婶,俺种的豆角,给您些??????”

白城哪家医院治癫痫
济南癫痫病专科医院
通辽治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