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虚实战纪 四、天月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虚实战纪 四、天月

五行剑在过去虽然是妖王的武器,但若抛弃其来历单论其威力,却也算得上是与阴阳眼并列第一的秘宝,对法师有多少诱惑力就可想而知了。

为了避免有人利欲熏心对张龙潜动手,张龙潜身边的人都没有对外透露过半点信息,因此学院中除了沈夜以外,应该并不存在其他知晓张龙潜来到学院的真正原因的人才是。

王觉汇是怎么知道的?

张龙潜不禁微微皱眉,但是她也明白现在并不是说这话的好时机,一个不好就可能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于是她将困惑藏在心底,面上做出若无其事的模样,笑着岔开了话题。

“看来你对我成见很大嘛,亏我们当初还是同窗呢。”

“同窗?”重复着这两个字,王觉汇冷笑了起来,“是啊,能跟你这么个出尽风头的同窗共读,还真是令人开心呢。”

话里的讽刺意味没有丝毫掩藏,张龙潜突然恍然,嘴角微微上扬,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啊,原来如此,你这是……‘嫉妒’,对吧?”

王觉汇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几分:“嫉妒?笑话!我可是全真派当代最有天赋的弟子,怎么可能对一个区区凡人升起这种可笑的情感?!”

随口一提的话却正正戳中了王觉汇的想法,张龙潜的笑容不由得灿烂了几分,十分清爽。

“正因为我是‘区区凡人’嘛,所以当你发现你的天赋远不如我时,就产生了嫉妒,不是吗?”

脸色变了几变,王觉汇从牙缝之中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不过是区区的凡人……”

张龙潜神色一敛,心中升起几分警惕,就在这时就看见王觉汇猛然冲了过来,同时飞快掐动印诀,抖手放出近程法术。

这么轻易就沉不住气了啊……

看着扑面而来的金色光束,张龙潜一矮身便轻松避开。随即一转身便迎了上去,王觉汇立即沉着一张脸连续放出四五道金光,却都由于失去冷静而被张龙潜找到空隙一一避过。

束成马尾的柔软的发丝随着她的急速前行而微微飘扬,张龙潜轻灵的贴近王觉汇。随即一脸淡然的伸出手,轻轻叼住他扬手释放法术的手腕。手指微微一捻,轻微的骨节脱落声之后,王觉汇的手便垂了下来,他脸色一下变得有些苍白。额上也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从容的躲开王觉汇咬牙发出的一道耀眼金光,张龙潜又靠近了过去。

王觉汇武术实在是不怎么样,要论近身肉搏,他绝对不是实战经验丰富的张龙潜的对手。

不过王觉汇毕竟不是蠢人,很快压下心中的愤怒后他立即察觉,这样利用近程法术来作战实在是愚蠢的行为,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手掐法诀,原地微微一转,竟带起一股强力的旋风,将靠近他身边的张龙潜吹得向后退去。看着王觉汇面色沉静的把脱臼的手腕按回去。随即配合咒语快速掐动印诀,

张龙潜知道,冷静下来的他再也不会出现刚才那样的空隙了,但她并没有为先前没有趁机下重手而感到可惜。

如果不让他继续发挥,怎么试探他的实力?

心中早就做好决定的张龙潜没有阻止王觉汇准备法术,而且他身边缠绕着无形的风压,就算要阻止估计也得费好一番力才行,她现在法力并不充沛,可经不起胡乱浪费。

但是这样一来,想要试探出他的深浅就会难上很多。

看着王觉汇手中一团白金色的光芒愈发明亮。张龙潜突然想起一个合用的法术,便暗自掐动印诀,悄然准备起来。

白金色的光芒长到足球大小后,王觉汇停止念动咒语。然后阴冷的看着张龙潜,将手中的光团往上轻轻一捧的同时撤去虽然防住了张龙潜,但同样也阻碍了他攻击的防御风压,然后,白金光团仿佛一个巨大的蛇蛋一样,无数金光构成的小蛇从里面钻出。扭动着身子速度奇快的射向张龙潜。

看着直射而来的密集金蛇,张龙潜神色沉静的松开印诀,同时法力催动周围的灵力旋转着涌向没了防护的王觉汇,口中轻声喃喃。

“天月。”

看不见的灵力在王觉汇身边荡起漩涡,竟然如同龙卷风一般产生了奇特的吸力,让所有射向张龙潜的金蛇都被迫扭转了方向,一头栽了进去,就连悬停在王觉汇头顶的白金光团也被包裹在外的吸力夺走一缕缕金光,如同在水中扩散的染料一般,煞是好看。

王觉汇从没见过这样可以夺取灵力的法术,感觉到控制着白金光团的法力也在急速的流失中,他立即断开对白金光团的控制,随后由于摸不清周围的变化而警惕的站立着,一动不动。

失去了法力控制的金蛇和白金光团渐渐全部融入了旋转的透明灵力漩涡,那困住王觉汇的漩涡仿佛被染色了一般逐渐变成了金色的螺旋。漩涡只在王觉汇身周留下了半尺左右的空隙,贴着地面由下至上缓缓转动,整个直径足足有两米多。螺旋延伸至上空,越来越细,在五六米的位置凝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透明珠子,里面彩光缓缓流转,如同场地禁制的颜色一般,只是金光明显要多了一些,也不知是不是吸收了王觉汇法术的缘故。

“天月”是张龙潜从书里学来的一个高级束缚类法术,上手同样极快,但她却始终无法完全掌握当中的灵力变化,也就没法像其他法术那样达到“无咒无诀”的状态,因而极少使用,只在与关谬的对决中用过一次,却因为准备时间太长而被轻易破掉了。

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天月的全部威力。

张龙潜忍不住微微皱眉。

“竟然选择能将对方法术吸收的‘天月’,大小姐这是想耗死他吗?”

听见身后响起那带着笑意的声音,廖蕾只是看着包围王觉汇的金色螺旋,头也不回的问:“你怎么来了?”

“我是‘监视人’嘛,进到场内是很正常的事。”

注视着不知为何没有再有动作的张龙潜,季海云明朗的回答。

看着场内隔着金色螺旋对视的两人,廖蕾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不由轻轻皱眉道:“我是问,你来干什么?”

季海云笑了笑,看起来很是随性,眼中却全是认真,声音也低了下来。

“以防万一。”(未完待续。)

重庆市万州区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章丘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廊坊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青海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