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卡门使徒 第三十五章 暗潮涌动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卡门使徒 第三十五章 暗潮涌动

翌日清晨,阳光明媚。

似乎有雨滴不断滴自己的小脸上,林斗头昏脑胀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昨晚喝多了竟然趴在了地上睡了一宿。

希杰已经离开,就剩下胖子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堪比一只小猪羔子睡得一塌糊涂,口水直流,并且一点都没糟害,不就是刚刚落在脸上的雨滴嘛?

你妹呀!

林斗恼火起身,一脚踹了过去,不过对胖子来说跟挠痒痒似的,换个姿势接着呼呼睡。

“喝酒误事,昨天的训练都没做咧。”

揉了揉有些生疼的太阳穴,林斗不再理会崔胖子,四肢舒展起来。

体内的晶力由晶核流转全身,流经每一寸经脉充满了活力。在进入到一星深蓝后,林斗明显的身体发生了质的改变,随着他不断熟悉,体魄越发强健。

仅仅晶力运行一圈后,林斗便觉得神清气爽,眸子似乎都更明亮了一些。

静止不动的便可以将自己的感知散布出去,林斗可以全方位的看清房间内的一切,犹如脑后长眼一样。甚至感觉如果自己再强大一些,可以做到更多的事情。

“怪不得大家都疯狂的想要提升星级,听说二星后卡牌师身体还会有一个质的变化!”

林斗自语道,现在他做爷爷的训练又容易了一些,需要再加强才是。

尤其是昨晚希杰跟他说的话让他无形中多出了一种给压力,那个符号好似迷雾一团迷雾,神秘危险。

一旦揭开,好像就能够看到林洛爷爷所藏着的真正实情,但现在的他根本难以触及,一个最低级的一星卡牌师而已。

“算咧,还是先做好爷爷交代的事情吧。”

林斗挠挠头,反正也琢磨不明白,不如先放下。

迈开小碎步走到银色卡牌前,林斗小爪一挥,一副豪气冲天的模样打出了三色草几个字。

毕竟又改良了奥法幼龙,可有四万多晶币在手,有钱底气足嘛,区区三色草买了便是!

片刻后一行资料出现在银色卡牌上,林斗好奇看去,发现这卡牌材料还真不一般。

按照这上面介绍三色草是一种生长在地底深处的原料,只有高温下才会诞生,顾名思义一株草药会有三种颜色交替变化,成熟期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

价格银色卡牌也给出了一个区间,林斗目光扫了扫,然后揉了揉眼睛再看,然后再揉眼睛.....一阵微风吹来,林斗脑袋上的一小撮头发被风吹起,片刻后房间内传来一声地裂山摇的惨嚎。

“三十万晶币,你特么在逗我?”

三十万晶币。

一连串的零蛋闪闪发光,林斗数啊数,恨不得自己出现幻觉了,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他并没有。

一株三色草的价格就是三十万晶币,他又让爷爷给坑了。

林斗一脸哭丧,抓耳挠腮揪头发,怪不得爷爷允许他到北城内贩卡啊,这么多晶币估计将炎部人困在一起卖了都赚不回来。

他本来以为三色草的价格能到五万晶币也就封顶了,大不了他多做一些卡牌,却万万想不到是这么一个天价啊。

“我还是个孩子咧。”

林斗喃喃道,三十万的晶币陡然压在头上,对于常人生活来说是一尊大山,对于林斗来说叫做昆仑盖顶。

要他拿出这么多晶币还不如要他的命,况且也要赚的来再说啊,一张奥法幼龙他才赚五万晶币呀。

再看一眼躺在床上睡的还直流口水的崔胖子,林斗捂住小脸,觉得自己可以自杀了。

就在此时,突然他的通讯卡响了起来。

“老哥你在么,是小弟我啊!”

正是几日不曾联系的陈藏,如果平日林斗还能占占便宜啥的,此时那有心情啊,小爪一挥分外的悲伤。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我勒个去。

陈家别墅,陈藏的嘴角抽搐,渊鬼老哥说话行事还是这么....别致哈。

挠了挠头,想到之前陈渔的嘱咐陈藏连忙回应道,“老哥你能不能活过来帮我个忙啊,我这里有一项关于卡牌改造的技术不知道怎么办。”

我帮你,谁帮我呀?

林斗伤心欲绝,如今满脑子都是三十万晶币,心情不是一般二般的沉重。

“不要再联系了,我下葬咧,尸体都凉透了,你找别人吧。”

看到这一行字,陈藏好悬一口血都没喷出来,看样子今天黄历不对渊鬼老哥魔怔的更严重了,这可怎么办啊。

突然想到上次的成功经验,陈藏脑中灵光一闪,努力道,“老哥,重酬,你要是能够帮忙成功陈家定有重酬!”

恩?

就在林斗想要将通讯卡扔在一边时,小爪一僵,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重酬二字,再无其他。

“三十万晶币能有不?”

眼看找到了正确的突破口,陈藏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无比自信道。

“三十万?这太简单了,老哥你如果能够将这件事情做成一百万晶币都没有问题!”

..........

北城城府。

古典豪华的房间中,宽阔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白衣中年男子,眉宇和白子陵有些酷似,看起来儒雅又斯文,手中摇晃着透明精致的酒杯,其中香椿的红酒轻轻摆动。

然而这一副儒雅的脸庞却足以让任何北城强者恐惧,因为其正是手握北城生杀大权的城主,白苍生。

两侧四名光头大汉站立,而在他面前则还跪着一名男子,四五十岁的样子,头发泛白,发福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打湿,不时的惊惧的目光看向房间的内门,里面隐隐传来一阵阵哭泣声。

“生哥,陈家对我恩重如山,我真的不能背叛他们啊....你放过我们吧。”

任凭发福男子磕头如捣蒜,额头上都是鲜血,白苍生却连看都没有看,只是优雅品尝着杯中的红酒,温声道,

“机会我只给你一次,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了。”

“我....”

发福男子浑身颤抖,跪在原地内心之中仿佛经过了无数挣扎,终于做出某种决定,带着期盼的目光看向了白苍生。

“那我说了之后是不是就可以带着两个女儿和我老婆远走高飞....永远的离开北城,生哥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当然。”

酒杯晃着,白苍生轻轻道。

得到肯定的答复,发福男子咬了咬牙,也没有什么好顾忌了,抓起身旁的白纸用带血的手指在上面刻画起来,看上去是一种卡牌的纹路。

不一会清晰的图案浮现,身旁的光头大汉将其捡了起来,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对白苍生点了点头。

微微一笑,白苍生站起修长的身躯向外走去,就在他随手关门的一瞬间。

可以看到里面的光头大汉上前一步,卡牌弹出化为锋利的冰刃切在发福男子的喉咙上,在他满脸不堪置信的神色中,鲜血如柱喷出,内室更传来凄厉的尖叫声,淹没在门后。

......

走出房间,白苍生沿着华贵的走廊地毯向楼上走去,这里便是北城城府的顶楼,一层只有一件房。

在木门前停下,借助门口的一块玻璃整理一下衣衫,白苍生方才轻轻的敲了敲门。

“进。”

屋内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白苍生冰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恭敬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走进房间,深施一礼道。

“参见神一老师,昨日休息的可还好。”

“还不错。”

宽大的房间内只坐着一名黑色西装老者,满头白发,脸庞布满皱纹,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上位者气息。

在于老者的一双白眉极为奇特,似乎暗藏着让风云变色的凌厉。

“这样就好。”

白苍生满脸笑容,沉声道,“老师安排的事情苍生正在竭尽全力去做,连蛇谷和黑暗森林边缘都已经加大了人手,相信很快就能得到结果。”

“切记一点,不要暴漏一丝一毫的痕迹,我们已经等待十年的时间,绝不差一日半日,不要忘记你的对手可是昔日大名鼎鼎的魔术师大人。”

白眉老者提醒道,尤其是最后几个字更加重了音调。

“苍生万万不敢。”

低着头,白苍生感觉到老者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眸子一闪。

“此人现在不过是瓮中之鳖而已,现在整片天北域已经彻底封锁,就算一只苍蝇想要离开也需要经过最严格的审查,只是学生有一点不明白....”

白眉老者的目光看了过去,虽然他的地位极高,但是对于这个刚收不久的学生还是很满意的,所以愿意多说几句。

“此人为何会如此重要,来追杀他的可不仅仅是老师你一人,足足五名王将这么恐怖的阵容,听说他之前是庙里的…..”

白苍生将心中最大的疑惑问出来,这两个月以来他花费无数精力,物力去找两个人,但最可笑的是他连这两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然而没等他说完,一声好似从九霄云外的断喝传来。

“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问题。”

白眉老者纹丝不动,却好像一尊睥睨众生的神灵,语气森然。

“你只需要知道他若不死,庙里的很多大人物都不会放心,这件事是你一步登天的机会,哪怕沾上一点点功绩,都比你在北城中折腾的那点琐碎事强上百倍,往后登殿入庙,目标可期。”

“是,是……多谢神一老师提点。”

白苍生心中一惊,后背瞬间都涌动出汗水,只能点头。

挥挥手示意白苍生退下,老者缓缓起身,走到水晶玻璃旁透着窗外冰冷的目光向外看去。

一身笔挺的西装背后刹那露出一个清晰奇怪的符号,那是一个....V字,林斗所见的V字!

透过玻璃白眉老者能够外面的所有景色,远处一望无尽的大海波涛翻滚,席卷天地,而在惊涛骇浪中竟然有一只疲惫的海燕拼命的穿梭,但他的努力和汪洋大海相比显得那般渺小。

片刻白眉老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自语道。

“真想不到昔日大名鼎鼎的魔术师,一刀流的执笔者…….最后的人生会像这只海燕一样疲于奔命,东躲,你那些不甘和坚持又能够怎么样呢?

在这张弥天大下,你似乎只剩下了一条路,就是和那条可能漏的小鱼一起....死!”

远处,风雨更急,乌云盖顶。

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池州市中医院怎么样
南宁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临沂癫痫病治疗方法
治疗白癜风医院雅安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