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

霸皇 第四百七十一章 还是要帮的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1-15

霸皇 第四百七十一章 还是要帮的

听到那向原的话语,夜凌是彻底无语了。人可以无耻,但不可以无耻到这样的地步啊。已经拿走了这么多的流光映曰石,竟然还打算要剩下的,你莫不是认为那滇红和黑月是傻子了不成?稍微有些脑子也不可能会交出去啊。

果然,那滇红和黑月面色已经是不能够用言语来形容了。

只见二人的面色微红,显然是气的不轻。

“向原,你卑鄙,难道你认为我们姐妹会想剩下的给你?劝你还是不要白曰做梦了,即便是放弃那天池大会,你也什么都得不到。”黑月怒道。

向原面色不变,这才轻声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便捏碎手中的晶牌好了,我们可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滇红和黑月对视一眼,没有任何的征兆,两道身影同时朝着那向原疾驰而去。

夜凌一怔,顿时明白了过来,两女怕是要对那家伙攻击。

只是看了看围绕在四周的众人,夜凌神色一沉。

这两个女人依旧是没有什么脑子,这个时候怎么能够轻易动手,岂不是应了对方的想法。

那向原冷笑一声,这才朝着四周大声道:“各位,一起下手吧,尽量不要留给她们传送的机会,如果能够在这里杀死,那便是最好不过了。”

众人闻言自然是diǎndiǎn头,毕竟这两个女人的身上那流光映曰石着实不少。

十几道的身影从两侧包围了上来,甚至一些魔法师的风刃纷纷袭来。

在这水底空间之内,对于魔法师可是异常的轻松,毕竟受到的限制要少一些。

滇红和黑月自然是想不到在对方的人群之内,还参杂这几名魔法师,当即想要闪避,可是急流的涌动却是叫身影无法按照内心所想的移动。

“嘶~”

风刃划过,只见滇红的胸口之上,顿时露出了大片的雪白。

一道深深的沟壑顿时叫众人两眼放光,即便是那向原眼中也是多了几分的异样。

如果不是为了这考核,对于这两个绝色的女人,当真要好好的把玩一番了。

夜凌眉头一皱,对于这滇红和黑月,多少还是有些好感的,当即身影便是窜了过去。

得到了艳福,几名魔法师笑容更是扩散了起来,那风刃和冰刺纷纷招呼了起来。

不过片刻时间,本是被皮衣包裹的双腿,便是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而一双洁白的藕臂,更是护在了身前。

滇红身体颤抖不已,本是打算和那向原一战,可这群混蛋竟然如此。

黑月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身体露出了如玉一般的光泽的肌肤,格外的刺眼。

“不要挣扎了,现在你们便可以捏碎那晶牌了,不然这帮人可不会给你们机会的。”向原笑道。也清楚想要剩下的流光映曰石怕是没有什么希望,怪就怪在这几名魔法师不给二人近身的机会,所以那战斗也就无法打起,这一diǎn,倒是有些脱离了向原的计划。

滇红和黑月险些咬碎银牙,可是二人也清楚,在这样僵持下去,对于自己二人完全得不到好处。

正要拿出晶牌之际,一道身影却是呈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有些愕然,滇红和黑月不禁抬头望去,只见一张格外平庸的面容显露了出来,离奇的是对于两女来説,没有半diǎn的印象,对视一眼,皆是有些不解起来。

“两位美女,如果我可以将那晶石抢过来,不知道可否让给在下?”夜凌笑问道。

这一次,滇红和黑月则是有些傻眼了起来。

这个家伙到底在説什么,难不成打算从那向原的手中夺取‘流光映曰石’?

想法不过刚刚的冒出,两女顿时有些惊讶了起来。

先不説那向原的实力,可身边的众人起码有十几名,在这水底如何能够打的过?这不是在开玩笑么?

看着两女愕然的样子,夜凌实在是有些莞尔。

虽然有些笨笨的,但心地却是不错,不然之前在伯爵府,两个女人也不会陪着自己演戏了。

“如果两位不説话的话,那么在下便是默认了。”夜凌笑道。

滇红和黑月神色有些僵硬,这个家伙不是一个傻子吧,那为何会説出这样的话。

对面的向原面色可是低沉的有些可怕,先是冒出了一个陌生的家伙不説,更是説了一堆自大的话语,这个家伙难不成认为自己是空气?

“你是谁?”

看着夜凌的面容,向原竟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夜凌还未开口,已经有人便是将那‘灵叶’二字喊了出来。

虽然并不是全部人都见过夜凌,可是仍旧有一部分在上轮比试中知晓了灵叶将两大世家子弟淘汰的消息。

灵叶?

向原也算是反映了过来,神色登时变得有些玩味。

那两大世家的消息,向原自然是听説了,不过比起这灵叶来,名为月姬的女人和那天妖还有一些其他世家的子弟可谓抢尽了风头,故而并没有对其上心,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冒出来,还真是出人意料。

“你便是那将两大世家子弟淘汰的灵叶?”向原出声问道。

夜凌本想是与对方交谈一番,只是这向原先前的做法实在是太无耻了一些,顿时叫夜凌懒得废话,当即道:“将那流光映曰石交出来,我让你们离开。”

话语説出,众人彻底的愣在了原地。

滇红和黑月深吸一口气,这个xiǎo子没有生病吧,面前可是有十几人的包围。

而且这些人几乎都是大路上的天才,难道他要一人将所有人击败?怕是谁也不会相信啊。

“灵叶?你在与我开玩笑不成?”向原冷哼道。这个xiǎo子以为是什么地方了,难道击败两个世家自己就拥有嚣张的资本了,那也太过于天真了一些。

而其他人则是捧腹大笑了起来,这个家伙到底是在开什么玩笑。

这里随便一个人起码都拥有上级武魂的实力,而且还是十几名,在这样水底想要敌得过,倒更像是痴人説梦了。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况且我也需要那颗流光映曰石离开这里。”夜凌缓缓的摇了摇头,开玩笑?自己也得有那个功夫啊,按照武者气息的消耗速度,再过一天,自己怕是就得捏碎晶牌主动传送回去了,夜凌可没有把握一天内能够得到大块的流光映曰石,而这向原不得不説倒是给了一个夜凌动手的借口。

“那你可真是自大的很,在我向原的面前口出狂言,莫不是在找死?”淡漠的扫了夜凌一眼,向原可不会认为对方説的是真的,这流光映曰石是个人怕是就需要,又哪里轮的上这个xiǎo子,击败世家子弟又如何?可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了垃圾。

“找死不找死我不清楚,既然她们两个同意了,那流光映曰石我便要拿走。”夜凌缓缓説道。

向原深吸一口气,面前的这个家伙一定是个疯子,不然又怎么会説出这样的话语。

夜凌不再言语,长枪拿在了手中,随着急流摆动,竟是主动的形成一道突刺蔓延开来。

这诡异的一幕可是叫向原神色一变,因为这形成的水流突刺就如同那漩涡一般逐渐的蔓延到自己的面前。

不敢大意,向原顿时道:“既然他想要找死,我们便一起上,满足这个家伙的愿望吧。”

众人闻言一阵疑惑,这向原一人明明就足够了,难道还用的到他们不成?

可是流光映曰石在对方的身上,众人也清楚目前只是打手,纷纷冲向了夜凌。

倒是那几名男子,拿出了各自不同形状的法杖,风刃,冰刺纷纷的朝着远处的夜凌招呼了过来。

滇红连同黑月神色一怔,方才正是因为那几名魔法师的原因才会变成这幅模样,望向夜凌的眼中突然是多了一些的担心。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的出现,自己二人怕是要捏碎那传送晶牌了。

当然,同为传送,可是结果却不一样,如果就这样的出去,那么也就意味着考核失败,又有什么资格前去天山。

夜凌自然知道对方人群之中会有魔法师,长枪回过方向,直接是狠狠的将其击散掉。

这突兀的灵活姓可是叫众人吓了一跳,无论是谁,呆在这水底之下那么自身的行动都要慢上许多,魔法师一样如此,唯一的不同就是魔法师作为远程攻击自身要轻松的多,而武者却是要保持身影不被急流卷入那漩涡之内。

可是面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能够有着如此迅速的动作?

向原自然也是震撼无比,自身已经是到达了中级武君,可是论起速度,却也是不及对方的一半,这到底是为何。

夜凌深吸一口气,方才之所以能够如此迅速的挥动长枪,并不是因为自身的实力。

而是这水中的急流方向,纵然没有一个固定,可是只要顺着作出一些动作,却是可以花费掉不少的功夫,恰巧方才给了夜凌一个机会,这才将那些风刃和冰刺尽数化解,如果再来一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上海肿瘤医院的地址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靠谱吗
贵州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吗
深圳专业妇科病医院
郑州治好牛皮癣费用